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职业鬼嫁娘 作者:信口开河hiya

时间:2020-10-15 14:40标签: 因缘邂逅 灵异神怪
文案: 爹系没钱还面瘫男主憨憨一心只想搞钱女主 叮!您有新的嫁了么订单,已为您自动接单。 鬼灵阵传来提醒。 梅霖,芳龄十八,鬼嫁娘金榜榜首。别的爱好没有,就爱攒功德。 她的鬼生目标是:让顾客满意,好评满满,然后暴富! 路遇官二代坑爹男主,三天掉
 
  文案:
  爹系没钱还面瘫男主×憨憨一心只想搞钱女主
  “叮!您有新的嫁了么订单,已为您自动接单。”
  鬼灵阵传来提醒。
  梅霖,芳龄十八,鬼嫁娘金榜榜首。别的爱好没有,就爱攒功德。
  她的鬼生目标是:让顾客满意,好评满满,然后暴富!
  路遇官二代坑爹男主,三天掉出排行榜,一月收获上百差评。
  贺禄樊:“我养你。”
  梅霖:“对不起,你太穷。”
  HE 1VS1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禄樊,梅霖 ┃ 配角:阿信还在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公子,合葬吗?收你彩礼钱的那种
  立意:科普冥婚文化,抵制封建迷信
 
 
第1章 
  朔风烈烈,霜雪弥天。
  梅霖现在就是后悔,十分后悔。
  不过是笔十万功德的单子,不做就不做了,干嘛非得赶着午时冲过来。人没死透万分尴尬不说,吕老头还和那家家丁打上了。
  现在好了,鬼嫁娘金榜榜首、鬼送尊号“鬼界西施”的她,居然被一个小小人间知县给押入大牢。
  往后传扬出去,她都没脸做鬼!
  脸不脸的没关系,反正她美,轮转过百八十年也就没鬼记得这档子丢人事了。
  可这都两天了,一天十二时辰,平均一个时辰至少十张嫁单,一张嫁单就按八万功德算……
  梅霖狠掐了一把人中,白花花的功德啊!成箱成箱的彩礼啊!
  万般心痛后,她决定舍小取大。
  砸下二十万功德,直连父鬼老大鬼灵阵。
  “喂?”梅霖踌躇。
  鬼灵阵传来提醒,“投胎咨询请说1,功德查询请说2,姻缘申请请说3,人工服务请说0。为避免S_āo扰通灵为彼此带来的烦恼,本次通话按时长计费。”
  “0!0!0!”
  “请正确说出父鬼殿下鬼灵阵通话口令。”
  梅霖点在眉心的双指明显僵住了,搽过蜜粉的手背青筋暴起。
  怪不得所有新鬼入鬼境的第一天,就被再三告知父鬼热线通灵口令。说什么助鬼为乐、任劳任怨……呸!感情都是为了转人工服务时,满足殿下本人虚荣感。
  传闻中,凭一己之力,丢出去鬼境一半的脸。父鬼殿下果然当之无愧。
  “嘟!未检测到声音。您已花费三十万功德,如仍不回答……”
  梅霖决定唯鬼老大马首是瞻,不要脸了!
  “面若桃花、英俊潇洒、足智多谋、我家小淑爱了一千年还没爱够的良殿下!”
  鬼灵阵立即接通,浑厚醉人的男声传来,“鬼境父鬼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梅霖再不敢白烧功德,言简意赅:“我被兰陵知县抓了,求您捞我!”
  鬼灵阵那边停顿半晌。
  “喂?喂?您在计费,呸,在听吗?”
  “你谁啊?”父鬼果断切断通灵。
  “我、我、我……”
  完了,她忘了今天是父鬼生辰。殿下过寿不办公,几乎是鬼境鬼尽皆知的事儿。过完寿还不立即上岗,赖在仙界蹭半年的吃喝也不是没有过。
  冥婚府鬼王也去北境了,暂时不会管鬼嫁娘的事。
  这就叫做,鬼倒霉,花都并蒂开。
  老吕吞了一桶囚饭,囫囵着衣裳扯呼噜。她却怎么都睡不着,颠腾了一路赶到兰陵这鬼地方,没收着功德和聘礼,反倒身陷囹圄。
  要说干鬼嫁娘这行的就是麻烦,送货上门,买家验尸。有这躯尸首束缚,被抓了都溜不掉。
  她抬眼看了下老吕,这老鬼骨头多半都酥了,肠子上月才拿去浣浊局修整。确实也赶不动车马了。
  改明儿回了鬼境,请辞了冥婚府的公职,盘个小店,卖豆腐得了!
  上回东境鬼市给他们鬼王祝寿,两条横纵大街全被鬼火喧嚣挤满。就连人鬼两界乱窜的妖怪也去凑热闹,一大锅j-ij.īng_洗澡水盛出来,不消一刻就被不识底细的新鬼舔了干净。梅霖当时惊于那妖怪的商贾天赋,细细数了遍他赚的功德,足足三千!
  一锅汤三千,那两锅就是六千,三锅……
  铛铛铛!
  狱卒长棍没好气地敲杆栏,语气也是不耐烦至极。
  “吕不韦、梅霖,出来!”
  也不懂知县大人抽什么筋,大半夜的要提审这俩疯子。狱卒长都把烧酒拎县衙门口了,硬是被大人撞见,都什么霉运!
  狱卒心下不爽,铁|棍不长眼地招呼在老马夫腿上。
  “快给老子滚起来!”
  老吕闷哼一声,白r.ì被强压的戾气瞬间复燃,通红的双眼狠狠盯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好好好!辛苦大哥!”梅霖朱唇媚笑,眼睛也讨好地弯起漂亮弧度。
  一边拿脚抵在老吕肩上,强压其躁动鬼气。一边翻出腰包,推到狱卒手里,“大哥,大哥辛苦。我这哑奴耳朵不好,不知好歹惯了,您别跟他一般见时。”
  牢室仅有月色微透,梅霖森白的脸反倒显得白皙自然。狱卒见这妞长得不错,嘴巴也甜,掂量了下荷包,便不再为难。
  只在押去刑房的路上,以催赶为由,在她身上推搡了几下。
  身段这么好,可不就是让爷们儿摸的嘛。再说了,她原也是要稀里糊涂陪葬死人的,或许早就不干净了。
  谁知最后一下,不轻不重地点在梅霖左肩,这丫头忽就不乐意了。
  尖叫着反推他一把还不算完,两只爪子死掐在狱卒喉咙上。头发披散得比鬼还吓人,眼角竟迸出两道血来。全身抖如筛糠,指尖狰狞嵌入狱卒r_ou_里。
  “怎么回事?”
  刑房大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位身形颇高的男人。
  他冷瞥了一眼扭打在一处的二人,捉住梅霖的胳膊,单手扯过。
  “连传唤犯人的事都做不好,明r.ì起就不必来县衙混吃混喝了。滚回去!”知县冷峻道。
  方得喘息的狱卒如蒙大赦,立马跪地磕头,“谢大人救命之恩!谢大人!”
  跑出快十步远,那人才怔怔回头,“大人,这俩人就他妈是疯的!您,您小心些。”
  被攥着胳膊的丫头一直不住发抖,落在地上的影儿仿佛都被颤虚了。五指攥拳,指甲都抠进r_ou_里,一副戒备模样。也不敢看他,只拼了劲地往回缩。
  跟在后面的哑巴一个劲儿地啊啊乱喊,疯魔得厉害。
  他也不难为这二位老弱,松了手,任由他们歇在长廊上。
  “还能答话吗?”
  速战速决固然好,牵扯多地的女眷走失案,他急于撕开一道缺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