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唯有套路得人心 作者:雾十(下)

时间:2020-10-13 13:09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快穿 穿书
第45章 仙人抚我顶(三): 坐忘心斋, 凌云顶。 坐忘心斋的太上长老,已经成就圣位的闻人羽,结束了为期百年的闭关, 睁开了一双摄魂夺魄的白瞳,诠释了何为清冷凌厉。在古朴的青铜钟声中, 他对门下赶来恭贺的弟子们笃定道:师尊回来了, 命所有弟子不惜一切代
第45章 仙人抚我顶(三):
  坐忘心斋, 凌云顶。
  坐忘心斋的太上长老,已经成就圣位的闻人羽,结束了为期百年的闭关, 睁开了一双摄魂夺魄的白瞳,诠释了何为清冷凌厉。在古朴的青铜钟声中, 他对门下赶来恭贺的弟子们笃定道:“师尊回来了, 命所有弟子不惜一切代价,搜寻玄天宗叶素的下落!”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玄天宗那个疯子叶素, 现在就是找到物我圣君的关键。
  “弟子领命。”闻人羽的徒子徒孙哗啦啦的跪倒一片, 浩浩d_àngd_àng,声势极大。
  掌门小心翼翼走到了太上长老的身边,虽然他才是掌门, 但太上长老闻人羽是他的师父:“需不需要弟子加派一些人手?听说那两边也有了动静。”
  “不用——”
  掌门不敢有异议,只是低下了头,在心里想着, 看来自家师父对祖师爷好像也不是很上心啊。不过想想也是,都过去三千年了, 又只是圣君转世, 并不能代表圣君本人。
  “——我亲自去!”话音未落,闻人羽便腾空而起, 在一众弟子的仰望中,力拔千钧的拔出了c-h-ā在凌云顶上、已经少说有千年未曾再使用过的本命法宝。闻人羽是当年名动九州的剑尊, 以剑入道, 得证圣果后,就再没有拿起过这把仿佛要与凌云顶融为一体的剑。罡风吹起了长袍,在猎猎声中, 引起了一片地动山摇。
  掌门:“!!!”
  ***
  不周山,寻山南。
  “还是说你想赖账?”顾惊白挑眉,进一步激将。
  说实话,用人畜无害的小孩子外表,做这种欠揍的表情,除了搞笑,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叶素不是一般人,他是个走火入魔多年的疯子,被顾惊白成功激将,当下就掏出了芥子戒,把里面的灵石——也不管品级、多寡——一股脑地都倾倒在了院子里,顾惊白的眼前,他嘴里说的话还挺深情:“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顾惊白看着这满地散发着浓郁灵气的极品灵石,只有一个想法,看来白玉京这三千年的通货膨胀很严重啊。
  顾惊白当年哪怕是作为一派掌门,也不可能像这样把极品灵石当大白菜使。
  “玄天宗上上下下,都在等着你回来。”叶素一直在死死地盯着顾惊白,就像是在看一件无法割舍的珍宝,情绪强烈到仿佛可以化为实质,说着就要把掌门之印给顾惊白递过来,“只有师兄,才是最适合玄天宗的掌门,我只是替师兄代管了三千年。你一定会喜欢如今的玄天宗的,再不会有人反对,再不会有人惹你不快……”
  因为所有对不起顾是的人,都死了。
  顾惊白挺好奇如果他要是说一句,最对不起“我”的,难道不是你吗?叶素会怎么做?拔剑自刎?还是假装没听见?
  当然,顾惊白也就是想一想,他并不会真的这么问。因为叶素曾经对不起过的人,不是他,是顾是。顾是本人,早已在十维空间成圣——与在低纬度空间成圣完全是两个概念,不沾因果,超脱五行。他应该并不太会把叶素放在眼里。
  “尘归尘,土归土,我早已放下,叶掌门也该醒了。”
  “代掌门!”叶素十分执拗,疯劲儿好像又上来了,眼睛再次有了加深变红的趋势,他一字一顿咬着牙对顾惊白道,“我不信师兄放下了,我也不会放下。”
  顾惊白只能再次叹气,他发现自从自己重返白玉京,叹气的次数就尤为多。
  既然哲学搞不定,那就只剩下……
  继续走市侩这条路了。
  “那我再来给你分析个逻辑啊,叶代掌门。”顾惊白伸出了一双稚嫩白皙的手,左手里多了一块他没来得及吃的糕点,右手空空如也,“左手是我自己一手创立,奉我为尊的坐忘心斋,右手是只因我好像仙途无望就弃我如敝屣的旧r.ì师门玄天宗,如果我没有猜错,现在坐忘心斋才是正道魁首,玄天宗早已没落了,对吧?”
  叶素抿唇,脑回路思考的方向明显不对,眼神中带着狠戾,语气很是不善:“都是后来入门的弟子太不争气,风华不及师兄当年十分之一,他们都该死。”
  “……大可不必。我的意思是,我为什么要当玄天宗掌门,而不回到坐忘心斋呢?”顾惊白一口吃掉了左手中的点心,甜而不腻,唇齿留香,“叶代掌门,我当年救世,只是因为魔君不死,我就得死——”
  顾惊白的物我大道,与混沌魔君的混沌大道,是互为斥反的。
  混沌魔君想更近一步,势必要杀了顾惊白,这样才能与天道融合。顾惊白并不想和这个世界的天道融为一体,但很显然的,混沌魔君非常想要成为天地之间的主宰。顾惊白出于自保,就只能封印了他。
  “——真不是因为我喜欢到处扶贫。”
  苏楼差点笑出声,他的便宜儿子可太对他胃口了!怪不得这辈子让他俩相遇了呢,这就是缘分啊!
  叶素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但是偏偏他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能道:“我知道了。”
  “那,现在,你可以走了吗?”顾惊白微笑,一个歪头杀就兵不血刃的达到了目的。
  叶素离开后,顾惊白这才回头,朝苏楼看去,等着r_ou_眼可见的尴尬。
  但苏楼却一脸振奋,看着满院子的极品灵石激动万分。叶素虽然是个疯子,却也是个非常有钱的疯子。苏楼道:“儿砸,你发财了啊!”
  顾惊白:“是我们发财了。”
  他好像总是很容易遇到脑回路清奇的人。
  “不问我是怎么回事吗?”顾惊白见苏楼迟迟不说,只能自己主动道。
  苏楼不惊讶、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只是:“那个,儿子啊,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用勉强的。”
  苏楼笨拙地上前,胡乱摸了摸儿子的头,心里想着,哇,我可真是大胆啊,摸了前圣君的头!咳,他的意思是,不管上辈子有多牛逼,这辈子的圣君都还只是个筑基期的孩子呀。听叶素那些话,再结合物我圣君的传说,苏楼就知道他儿子上辈子过得肯定很难,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定要把伤口剖开呢?他和他又没有仇。
  顾惊白疑惑的看着明显脑补了很多的苏楼,提醒道:“我觉得你误会了什么。”
  “没误会,”苏楼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回事,他搂着顾惊白稚嫩单薄的小肩膀转身回了屋,“咱们一边动作起来,一边说,嗯?”
  “动作起来?”顾惊白把问号写在了脸上。
  “对啊,赶紧着收拾东西啊!”苏楼也不是真的傻,面对这一晚发生的层出不穷的意外,他消化得很慢,但至少他最先理解了一个问题:不管他儿子是谁的转世,那都是他儿子,但是却有不少人想和他抢儿子,呵!
  幸好,他儿子看上去并不想认这些上辈子好像对不起他的人。
  那么他们还等什么呢?走,必须走!连夜买站票也要走!
  “你爹我夜观星象,掐指一算,是个搬家的好时机啊!你看,今晚天气多好。”大一片乌云不知道在何时悄然挡住了月亮,云层又低又厚,仿佛分分钟就要有一场疾风骤雨兜头而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