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不科学唯物主义秘密档案+番外 作者:石头羊(上)

时间:2018-03-15 15:29标签: 甜文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文案 黄历师,相传是指那些能改变四时节气节日变化,并能预知每日吉祸的方士。 待业青年萧南烛在自己发小的启发下干起了这份祖传的老本行,而现在,他想打夭夭灵。 除夕:你看什么看,不想活着过年了是吧? 初八:今日大凶,诸事不宜,怕是有血光之灾。 清明
 
文案
黄历师,相传是指那些能改变四时节气节日变化,并能预知每日吉祸的方士。
待业青年萧南烛在自己发小的启发下干起了这份祖传的老本行,而现在,他想打夭夭灵。
 
除夕:你看什么看,不想活着过年了是吧?
初八:今日大凶,诸事不宜,怕是有…血光之灾。
清明:所以我到底是个节气还是节日?我这应该拿双份工资的是吧?
冬至:唉,冬天一到就消化的快,想吃饺子想吃馄饨想吃汤圆的呀~
萧南烛:“…………”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南烛。除夕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黄历师相传是指那些能改变四时变化并预知吉祸的方士,待业青年萧南烛在回到家乡的那年冬天无意中得到了自家祖传的老黄历,而很快他便发现这本黄历中住着一群就快被人忘却的神明。除夕有只年兽吉祥物,廿四廿五是俊俏少年,小年大年是亲生兄弟,惊蛰谷雨带来春意,而身为历师的萧南烛也自此开始了他奇妙的人生旅途。本文以中国传统节日节气为载体,讲述了一种在现代社会已经不复存在的古老职业——黄历师。文中历与师历神互为合作,不仅能预知福运祸事,还由此引出了各种节日背后即将被人们忘却的风俗习惯民间故事,本文题材新颖,语言生动,将节日节气进行拟人化处理,也赋予了他们一丝人情味。
==================
 
第1章 小年
  在二零二七年春节即将到来的前八天,在外头当了八九年兵的萧南烛终于结束了军旅生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Y城。
  Y城虽说是他的家乡,但真说起来他的家早不就在这儿来了。他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就是他n_ain_ai。老太太在他入伍的那年就已经去了天上,因为手头并不宽裕,老城区拆迁之后,还在军队的萧南烛也没能在本地自己供得起一套房产。如今他退伍了,部队给的转业费并不算多,除了一身力气他也没什么一技之长,办转业那会儿他的战友就曾询问过他今后的打算,而对此,萧南烛只是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接着便以一句走一步算一步给敷衍了过去。
  Y市于他而言不过是漂泊了这么多年后的一个短暂休息的地方,而对于自己的今后的出路,如今已近而立之年的萧南烛其实自己也没怎么想好。
  他的前半生都是在这座城市中度过的,在老太太去世房子拆迁前,他的童年一直生活在一个十分老式的小胡同里。胡同不大,却连着二三十几户人家,都是些在附近住了有六十年上头的老邻居。
  这些邻居们之间彼此都熟识,从事的又大多是相似的营生。因为追溯起来Y城也算是个历史文化名城,所以这些老胡同里最多的就是些通晓传统民俗的老人家。或是卖古董看字画的,或是看相顺带摸骨的,或是上身跳大神的,或是针灸给人抓药的,总之放到现在,都是些快淘汰的老玩意儿了。像萧南烛的n_ain_ai就是个给人看日子的,每逢胡同里的谁家姑娘出嫁,谁家房子上梁,总得找个时间让萧南烛他n_ain_ai看看日子。老太太平时也不出门,就靠给人看日子赚个零花给大孙子补补营养,而就这么三代四代传下来之后,这些住在这儿一起长大的小辈们之间难免就有了交情,萧南烛这趟从部队回来,第一时间通知的就是一个和他一块长大的好哥们儿。
  说起这哥们儿,其实萧南烛自己也有五六年没和他见过了。军队里面管理严格,偶有探亲假他也没能和发小见上一面。如今记忆里残存的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时候两人一起串胡同打闹时的一些情景,而再细想一下的话,就只有些关于他们居住在那个胡同时泛黄而杂乱的片段了。
  于是就这样,怀着对家乡对故人的惦记,萧南烛就这么回来了。到Y城的这天,恰好是农历小年夜,迎着中国最汹涌的年末返乡潮,他带着自己那为数不多的行李从火车站独自走了出来,眼睛上都被寒气弄的一片模糊。
  冬潮之中,大街小巷皆是白茫茫一片。因为临近春节,所以路人们也个个笑意盎然。车站外所见的大多是带着行李匆忙往家里赶的背影,这愈发衬得身形挺拔,此刻脸色冻得发白的瘦削男人有些格格不入,而当他皱着眉头在车站门口点了支玉溪,再将滤嘴咬在嘴边吸了一口时,他忽就听到有个大呼小叫的声音在不远处嚷嚷道,
  “萧南烛!萧南烛!在这儿呢!嘿!你傻站在那儿干嘛呢!”
  大高个,小寸头,一身黑色对襟大夹袄透着股丧气,带着个圆墨镜的男人咧着张大嘴,远远的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怪。
  原本还在发呆的萧南烛一抬眼看见这人,心里当时就是一突,在确认这人真的是在喊自己,且从五官上来看有几分眼熟后,他拎着行李几步从台阶上走下来,叼着烟上下打量他一眼,接着失笑道,
  “诶,我说你这大过年的穿成这样,是来给我接驾的,还是来给我接丧的啊……”
  这话让墨镜青年当时就是一愣,捏着手指把墨镜一摘,他眯着眼睛抿着嘴语气y-in嗖嗖道,
  “怎么说话呢宝贝儿!这不工作服嘛!刚下了班就过来接你了,你个死没良心的还不知足啊?怎么着啊,今天哥们儿我做东,咱们先去喝一杯再聊聊这些年各自过的咋样……”
  多少年没见了,这家伙的口气也没见生疏。冷心冷面惯了的萧南烛莫名地觉得心里有几分宽慰,翘起嘴角勾住他的脖子就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打扮的像个盲人的司徒张先生见状哈哈大笑,大呼小叫的被萧南烛勒着脖子往前走,心里却也挺暖和,而等两人打着车找了个本地菜馆坐下开始叙旧后,那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
  老朋友见面,无非是说说往事,谈谈旧情。两个人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自然言谈间也随意了几分。萧南烛在外头当兵粗糙惯了,也没和司徒张客气,直接点了几个菜一瓶酒就靠在小餐馆的椅子背上开始抽烟,而打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絮絮叨叨,问东问西的司徒张也没在意这家伙爱搭不理自己的德行,只是自顾自哈了口气,用眼镜布擦了擦圆墨镜问道,
  “个人问题解决了吗?”
  “都是公的,怎么解决?”
  “那工作问题解决了吗?”
  “待业呗,能给安排什么。”
  懒散地这般回了一句,萧南烛眯着眼睛似不在意地抖了抖手指尖上的烟灰。这趟回来他其实就已经做好了长期待业的打算,毕竟这个社会本就就业竞争压力大,人家年纪轻轻的大学生都未必找的到工作,更何况是他这种老兵痞子。闻言的司徒张咧咧嘴笑了,把那幅圆墨镜又给带回了鼻梁上,而见状的萧南烛下意识地就开口问了一句道,
  “问我那么多,那你自己呢?”
  这话问出来之后萧南烛明显感觉到司徒张的笑容收敛了几分,萧南烛和司徒张无言地对视了一眼,这死墨镜只笑也不说话,萧南烛见状凑到他面前仔细看了几眼,接着故意压着声音一本正经道,
  “喂,从刚刚我看到你开始,你就一直带着个墨镜,你不会是去偷偷割了个双眼皮吧……”
  “……”
  那一瞬间司徒张的脸色实在是太过精彩,萧南烛闷笑了一声才故作正经地抿了抿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