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御宝+番外(15)作者:沧澜止戈

时间:2017-12-11 16:12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第1085章 毒茧 老天,她到底是 万年冰蟾大叫,用的是它的族类语言 随弋瞥它一眼,淡淡道:我不喜欢讲蛙类言语,你讲人话 咕咕呱呱的很不雅。 以前毒脉王等人会迁就这厮,可落在随弋面前,万年冰蟾也只有一个选择。 它觉得这人太可怕了 讲人话就人话吧。 你到
 
  第1085章 毒茧
        老天,她到底是…
  万年冰蟾大叫,用的是它的族类语言…
  随弋瞥它一眼,淡淡道:“我不喜欢讲蛙类言语,你讲人话”
  咕咕呱呱的很不雅。
  以前毒脉王等人会迁就这厮,可落在随弋面前,万年冰蟾也只有一个选择。
  它觉得这人太可怕了…
  讲人话就人话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反正你不是人族,你太可怕了,毒脉帝都关不住你…”
  “阶下囚没有发问权…不过我的确不是人族”
  随弋指尖一勾,万年冰蟾就被冰流卷到了她的眼前。
  “这一路你倒是颇为机灵,到处蹦跶,若不是你贪心太重,我出去后还得费心去找你”
  “你…到底是谁!抓我想干嘛,你…”
  随弋指尖一动,在这万年冰蟾身上连下了十几个禁术,然后将之封入掌心那万年冰髓之中。
  这小玩意儿终于还是抓到了。
  烟易冷对随弋处置万年冰蟾并不探究,只观察一枚枚上下螺旋分布的毒茧,看着看着,她朝下面的随弋说:“这些人的确是我们人族,可…我从没见过”
  “三界元规则之一,以上治下,星陨级高手名单归属天尊管辖,大部分人的信息都挂在名单下,但并不绝对,然,天尊级的高手每一个都属于种族最顶尖的资源,多一个少一个都牵扯不小,每一个至尊手头都有一份天尊级的名单…我见过师尊手头那份,从未见过此人…还有上面一些人,我之寥寥认得两三个,至于其他的…”
  自然是不认得的,人族虽然根基庞大,但天尊毕竟不是大白菜,一个碎玉世界撑死了也才诞生一个天尊,就比如龙猿世界,在所有小碎玉世界里面算是排名最前的,可从本土人族衍生来看,依旧只到双帝的星陨巅峰层次,根本不到天尊。
  现在的天尊多数是从三界垣这个人族大本营以千亿级的人族量变产生质变诞生出来的,要不就是在吃老本,也就是主世界的远古强者们轮回过来修炼而成,一个萝卜一个坑…
  所以,烟易冷现在就是怀疑这些天尊载体是当年的主世界轮回者。
  随弋当然也听出了这个意思,略一皱眉,隐隐的,她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上头的烟易冷正等着随弋回应,却见这人一言不发,只双手上下虚握,掌心逸出一团截然不同任何异族跟人族的能量。
  烟易冷是感受了一会才陡然反应过来。
  巫。
  这人是巫!!
  巫能分割成两枚半月牙形状的晶体,在上下掌心旋转,一条条巫流从它们之间飞出。
  巫流缠绕了一个个毒茧…
  烟易冷飞落随弋身边…
  一转身,刚好看到那些毒茧被巫流侵入后,有些没有反应,有一个却是发红,好像别验证了什么似的。
  随弋看到那一个让巫流发红的毒茧,脸色一变。
  那是烟易冷看得懂的冰冷跟杀意。
  而在烟易冷惊愕的目光下,那个巨大的螺旋二十八毒茧像是被整体挪移了一样,直接挪移到了随弋眼前。
  一个两个三个…一共二十个毒茧发红。
  整整二十个啊!!
  随弋手指像是一把精巧的手术刀,在大量的符文辅助下,轻轻一划,在茧丝上划开了一个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模样…
  人,躺在那里。
  四男一女腹部都塞了一枚毒脉胎卵…那脉搏还在跳。
  烟易冷感觉到随弋那眼里的温柔,隐隐还有哀伤。
  她伸出手,指尖在那个女子的额头轻轻拂过,然后长长的一声叹息,像是从灵魂深处…
  烟易冷莫名就动了,那是一个种族之间的族人对彼此的庇护之情。
  一如她对人族天Xing的亲近。
  这个祭酒也是这样的。
  她在难过。
  不过也只是一会,随弋便是开口,“等下我会截断这二十八个毒茧之间的联系,将它们带走…但只有三分钟时间,毒脉帝会赶回来…这个传送阵符你拿着”
  烟易冷没接,就是看着随弋,“你会跟我一起走?”
  “不会”
  “是不会还是不想”
  烟易冷一开始就欠了随弋恩情,因此很是劣势,哪怕被随弋言语调戏也没办法强硬,但现在倒是难得硬气几分。
  很是坚定得看着随弋,一副绝不会撇下随弋一个人逃走的态度…
  “族帝是至尊级,但凡至尊都有切断空间的能力,我设下的传送符可以即时传送,这一枚的传送地点是在三千里之外,族帝追不上你,但前提是你能传送过去…若是我截断这些毒茧,他能感应到,一会儿就能赶回来,然后掐断传送…必然要有一人留下来吸引她注意”
  “很有道理,也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我做不到”
  烟易冷握了剑,朝随弋轻轻一笑。
  “先生也说过,剑,命也,但是义,人也”
  不义不人吗。
  随弋愣了下,笑了。
  她懂对方的意思,走,她自己虽然未必会有事,但从剑客的道义上来讲,她一辈子都会记着这一次的“走”。
  所以她宁可不走。
  而且也是一种自信——她不会拖后腿。
  “烟易冷”
  “恩?”
  “你很可爱”
  烟易冷措不及防就被夸奖了一下,不由面色微微一红,转过脸,将传送符递回来。
  “不必,送你好了”
  “……”
  烟易冷莫名又红了红脸。
  这人莫不是经常送人东西,怎么老送啊送的,这种即时Xing传送符可是救命的至宝,仿佛听这人意思是只有至尊级才可以掐断?
  那在天尊级里面不是绝对保命了?
  “不必脸红,我经常送别人东西”
  “…”
  好感这种东西,就是过山车,上下上下好酸爽。
  既然决定一起对敌,那就得设计最稳妥的,两人讨论了下,最终决定先打通地底通道到外面,找到一方水泽,利用天然水体设下几个阵法…要知道论攻击什么的剑修单攻最爽,但论拦人困人什么的,还是术法最干脆,尤其是冰雪术法,随弋既能凝练法则精灵,自然要将优势发挥最大。
  “这巢Xue下面也可以设置阵法,爆破阵…我手头有已经做好的阵盘,你带出去…”
  一边说话的人却是将手伸向烟易冷…
  烟易冷没躲,指尖便是落在了她的太阳Xue跟眉心上。
  一瞬间,脑海中多了这个区域的立体图,仿佛上帝之眼将这些一切都看穿看透,连机所在都无比清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