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直播女装通关逃生游戏 作者:花有信(下)

时间:2020-10-13 13:10标签: 甜文 爽文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第69章 尸娘 沈彬又睡了一下午, 然后伸个懒腰,连眼睛都没睁开便往闫邢怀中钻了钻。 好舒服,有胸肌的男人抱着太爽了, 手感好, 他每次醒来都喜欢捏几下, 然后便被男人狠狠的碾压。 不远处的黑猫:还以为那个男人变成鬼它就不用吃狗粮,结果这特么让人更加脑
 
 
第69章 尸娘
  沈彬又睡了一下午, 然后伸个懒腰,连眼睛都没睁开便往闫邢怀中钻了钻。
  好舒服,有胸肌的男人抱着太爽了, 手感好, 他每次醒来都喜欢捏几下, 然后便被男人狠狠的碾压。
  不远处的黑猫:“……”还以为那个男人变成鬼它就不用吃狗粮,结果这特么让人更加脑补,自家宿主跟疯了似的在床上扭扭捏捏, 还说出一些‘奇怪’的话。
  黑猫人x_ing化的用双爪捂住耳朵,生无可恋。
  ……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敲门声:“三少n_ain_ai,饭菜已备好。”
  “好,等会儿。”他现在压根没穿衣服,在被子里磨蹭了半天才露个头,慢悠悠的下床, 然后去开门。
  想到中午的食物, 沈彬依然没什么胃口, 但他今天挺累的, 即使现在休息的很好,也不可能不饿, 还是得吃两口。
  结果打开房门一看,丫鬟一道道美食往里送, 甚至可能怕他吃不惯一种口味,酸的甜的辣的清淡的都有, 色香味俱全。
  沈彬:“……”这是发生了什么?
  丫鬟们没话说,毕竟厨房准备什么她们就端什么过来,放下之后便在一旁伺候着。
  沈彬回过神来后问道:“这是给我的?”
  丫鬟也很疑惑, 但还是点点头:“回三少n_ain_ai,是的。”
  沈彬:“可为什么呀?闫家难不成有晚上食物比中午好好几倍的传统?”
  丫鬟摇摇头:“没有的三少n_ain_ai。”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吧,完全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好挥挥手让丫鬟下去,吃饭还要个什么人伺候,又没断手断脚,沈彬嫌弃的想着,万恶的旧社会可真麻烦。
  等丫鬟走后,沈彬瞬间开心的蹦跶到饭桌前:“好多好吃的,闫邢,你能跟我一起吃吗?要不要我喂你呀~”
  沈.双标.彬完全不觉得自己说话有什么问题,本来想回答他方才跟丫鬟问话的闫邢默默闭上了嘴巴。
  那些饭菜是他威胁人得来的,但说实话没什么值得炫耀,因为本就该如此,之前反而让他觉得很丢人。
  闫邢能闻到食物的气味,却不需要吃,伸手把沈彬揽在怀中抱着坐下,靠在他耳边说道:“我可以喂你。”
  沈彬点点头,闫邢顺手将燕窝端到面前,掌厨几乎被吓破胆,当然会认真听话,让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
  不过某只不傻,思来想去问道:“一般地牢里死刑囚犯在赴刑场之前都会给顿好的,之前闫家那些人对我可狠了,现在送吃的会不会想害我?难不成有毒?”
  闫邢:“……”只好将自己找掌厨的事简单说了下,否则后者再脑补的不想吃饭了。
  沈彬听完后双手捧住男人脸庞,面带笑意的吧唧亲一口:“就知道还是你最疼我。”
  闫邢:“……”不知为什么,昨晚‘入洞房’都没害羞的他,听到对方这句话却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咳了一声冷静道:“没什么,闫家三少n_ain_ai本就该如此待遇。”
  ……
  闫二姐素来跟老四关系不错,晚饭后,她出来溜达时到了老四的院子里,结果进门后看见这整天不着屋的弟弟居然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陪……陪媳妇儿?
  闫二姐有些不敢相信。
  “二姐来了,坐。”阮宁雅放下手中的刺绣,抬起脑袋笑着打招呼,乍一看没什么毛病,可闫二姐却更加疑惑,平r.ì里这个弟媳可从来不笑的。
  不过诧异归诧异,闫二姐又不是没见过大风大浪,只面色一闪而逝的疑惑后便坐了下来:“弟媳这是碰见了什么高兴的事?说出来让二姐也开心开心,”他又看向老四:“还有四弟,居然没出去玩儿,被下了降头?”
  最后一句她当然在开玩笑,还带着讽刺的意味,就像在说被阮宁雅这个女人下了降头。
  毕竟闫二姐既然跟老四关系好,那x_ing子多少有些臭味相投,弟弟不喜欢阮宁雅了,在二姐面前不知抱怨多少次,所以平r.ì里她也没少帮着老四欺负阮宁雅。
  “最高兴的不就是二姐来了吗?”阮宁雅眼神笑的愈发温柔,可仔细看却藏着极深的怨恨,她吩咐旁边的丫鬟:“都忙去吧,别打扰我们叙话。”像是在话家常。
  丫鬟告退后,闫二姐更加诧异了,她再次仔细打量着阮宁雅,这女人怎么忽然转x_ing,之前不是半天不愿说一句话的么?
  而且,从始至终老四都低着头没吭声。
  感到奇怪的闫二姐没回答阮宁雅的话,而是看向老四:“怎么回事儿?你终于改x_ing子疼媳妇儿了?”话中的讽刺并未减少。
  “怎么可能?”阮宁雅轻声代他答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你!”闫二姐简直不敢相信她会忽然这样说:“小贱蹄子,敢跟我撒野?”她二话不说打过去一巴掌。
  正常两个女人不对付也不可能说打就打,但闫二姐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所以才会动手。
  结果预想的巴掌声并未响起,阮宁雅伸手捉住她手腕,反而回敬了过去。
  啪——
  闫二姐惊叫一声懵了,反应过来后瞬间就要跟阮宁雅拼命,大怒叫道:“贱人你敢打我!”
  可惜她想挠花阮宁雅脸庞的指尖还没抓上去,便生生停了动作,像是早预料到闫二姐动作似的,一巴掌过后阮宁雅便向旁边站了站,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匕首,深深捅入对方心脏。
  闫二姐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张开的嘴巴怎么都合不拢,她喉咙中痛苦的呼哧了几声,反应过来后想喊人,但阮宁雅上前用刚秀好的手绢捂住了她嘴巴。
  被捅穿心脏的闫二姐力气怎么可能还比得过阮宁雅?没多久便倒了下去,身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死了。
  阮宁雅用刚才捂住闫二姐口鼻的手绢轻轻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她面色依旧风轻云淡。
  原来杀人是如此简单。
  而旁边一动不动的老四看到这一幕快疯了,那是他二姐!就算再没心没肺,也是从小到大关系不错的家人!
  就这么死了?阮宁雅怎么敢?如果可以的话,老四也想拿那匕首捅阮宁雅个几十下,可惜他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甚至连分毫疯狂的面容都无法露出。
  阮宁雅望着地上的闫二姐慢慢收好匕首,抬眼看向老四,慢慢说道:“娘从小就告诉我,人这一辈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总是努力在做好事,直到我遇见你……怎么我没有善报呢?”
  她的话语极轻,像是情人间的呢喃,说道这时却眼神一转,勾起嘴角疯狂了起来,语调更变的偏执:“不过,我隐忍那么久,倒是终于能做你的恶报,亲手杀了闫家的每一个人可好?放心,你还能活一段时间,最后一个死,看着闫家是怎么被灭的!”
  老四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任何反应,但阮宁雅知道他一定很痛苦,真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