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小世子 作者:sweet不甜了

时间:2020-10-15 14:37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婚恋 姐弟恋
文案: 楚晚宁因为一纸婚约和太后赐婚嫁给了安宁候府的小世子,年仅十三岁的陈魏尚。 大婚那r.,宫里来的姑姑塞给了她两本不可言说的书,楚晚宁没太在意,反正自己嫁的也是个小孩子,就顺手塞到了枕头下面,却没想到被小世子摸到了,小世子好奇的瞅了几眼,
 
 
文案:
     楚晚宁因为一纸婚约和太后赐婚嫁给了安宁候府的小世子,年仅十三岁的陈魏尚。
 
  
 
大婚那r.ì,宫里来的姑姑塞给了她两本不可言说的书,楚晚宁没太在意,反正自己嫁的也是个小孩子,就顺手塞到了枕头下面,却没想到被小世子摸到了,小世子好奇的瞅了几眼,又面色铁青的放了回去。
 
  
 
  婚后,小世子一直纠结着长高,喝牛n_ai?吃饱饭?只要能让他比小娘子高的方法都来一份。
 
  
 
  小叔子不满自己怎么办?当然是嘟着嘴,眨着一双眼睛无辜的看向娘子,控诉:“小叔子欺负我。”
 
  
 
  娘子一直嫌弃自己年龄小怎么办,当然是站在烛光下深情的告白,“我与你虽然不是青梅竹马,但等我长大,你就是我的青梅。”
 
  
 
   平r.ì里面色如纸白,一步三喘的小世子突然健步如飞,这让楚晚宁起了疑,面对质问,小世子心里一咯噔,不好,脸上的粉掉了。
 
  
 
  腹黑病弱爱装晕世子VS外冷内热温婉官小姐
 
  
 
  1.小世子:不要因为我的年龄就否定我的感情
 
  2.男女主相差五岁,人会长大,感情也是。
 
  3.第一篇文,可以收藏养肥肥,捉虫大概是r.ì常。
 
  
 
    
    ☆、婚约
 
  大都城,六水街,礼部侍郎府门前,一个穿着大红色配绿的衣裳,嘴角带着痣的媒婆,手里拿着帕子,领着身后一堆抬着箱子的仆人,满脸堆笑扯着高嗓子对着楚府大门喊道:
  “楚大人!安宁候府来提亲了!”
  红r.ì高照,媒婆的汗止不住的滚下来,她这一嗓子却尖锐到不禁让人冷颤,但也挡不住来看热闹的百姓。
  这礼部侍郎楚远之当年可是连中三甲的状元郎,状元游街,高头大马,也是一段佳话。
  可谁知不善j_iao际,在礼部侍郎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惹人叹息。
  楚远之娶的是富商人家的女儿,生了一子一女,也不知道安宁候府上门提亲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府门前的侍卫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提亲的媒婆,一听是来提亲的,还是安宁候府,就赶紧派人去通知老爷。
  楚远之此刻正在书房看书,一边看一边嗑瓜子,一听到安宁候府上门提亲,差点一口瓜子卡在喉咙里,连喝了几杯茶才缓过气,两眼一瞪侍卫。
  “你再给老爷我说一遍。”
  “回老爷的话,安宁候府遣了媒婆过来…说要提亲。”传话的侍卫看着楚远之一副想吃人的样子,忍不住擦擦汗。”
  “提的是小姐还是少爷啊?”楚远之眼睛一转,“还是想给老爷我续弦,不行不行,我得为阿璇守身如玉。”
  “听口风…是小姐。”
  楚晚宁在书房里替楚远之磨墨,听罢停下了手,就是刚才自家老父被瓜子差点卡死也不曾停手,老父人虽已中年,可就爱磕瓜子,平常遇事一激动就容易瓜子卡喉咙,怎么劝都不听,不光如此,也爱看街坊的大婶们吵架,有时候站在房顶上还加油助威,一点也没个正经的样子。母亲去世后,他就一蹶不振,整r.ì无心政事,十年了也没有挪动过位置。
  她今年十八岁,模样生的好看,也有不少人上门提亲,但都被婉拒了,但那些人多数都是与楚家门户相当的人家,楚远之装疯卖傻也就拒绝了。
  楚远之膝下就她与二弟楚文杰两个孩子,自然要多留她几年,她也不想早早嫁人,是故依据风俗女子十五岁便要嫁人,她拖到十八岁也不曾出嫁。
  不过楚远之看上了母亲家的侄子玉修文,虽然玉家是商贾人家,但楚晚宁与玉修文自小便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玉修文今年更是中了秀才,在楚远之看来,玉修文年纪轻轻,斯文清秀,有老成之态,是楚晚宁的良配,楚晚宁的生母玉氏早逝,楚远之是最想女儿一辈子幸福安康的人了。
  本来已经跟玉家通了气,就等玉修文上门提亲,但没想到安宁候府今r.ì却上门提亲,楚远之有一种不好了的预感。
  但他还是安抚的看了楚晚宁一眼,“待为父去看看安宁候府打的什么主意。”
  “晚宁也去,就在屏风后面,不会被发现的。”
  楚远之看自己的女儿眉眼如画,出落的一副好模样,叹息点了头。
  楚晚宁想去,不光是因为提亲一事,最主要的是得盯着老父,未免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谁人都知当年的三甲状元郎风姿绰约,清风明月,生的一副好模样,前来提亲的人家踏破了门槛,可老父却独钟爱玉家的二小姐,可惜过门才几年,便因为难产而香消玉殒了。
  楚远之从此行事便没有规章,说话…也算口出狂言
  楚晚宁料到老父会有些不正常,没想到媒婆一进客厅,他便直入主题,说的话差点就让媒婆当场摔跤。
  “不知此次上门提亲的是安宁候府哪位小姐,我自知人虽中年但风采依旧,却是不好耽误了陈小姐的大好年华。”
  媒婆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楚大人,我这次来,不是为了您!”
  “不是为了我,那是为了谁?难不成是为了我家十岁的小儿子,我说媒婆,你心可真够黑的,我儿子才十岁!”楚晚宁在屏风后面差点笑歪了嘴,自家老父可真是装的一手好傻。
  记得之前叶家为自家的纨绔小儿子提亲,楚远之就是用这一招来回绝的,直说自己不想入赘叶家,叫叶家夫人找别人,惹的丧夫多年的叶家夫人气的脸色立马变成黑色了。
  这媒婆也算是从业多年,赔上一张笑脸,拿着手帕摇了摇,“楚大人说笑了,楚府本就与安宁候府有婚约,想必大人也是记得的,不必跟我一个小媒婆装傻。”
  楚家与安宁候府是有婚约的,楚府的老人也都记得,楚夫人曾救过安宁候府的老夫人一命,老夫人为报答楚夫人,便许下了安宁候府大少爷与楚晚宁的婚事,双方还j_iao换了信物,不过后来安宁候府大少爷因为意外去世,这门婚事也就作废了,但是信物却还在两家手里。
  如今安宁候府只有寄养在安宁候府,充作二少爷的纪王世子许斐然与年仅十三岁的小世子陈魏尚。
  这位纪王世子被寄养在安宁候府的原因无人得知,但这是圣意,普通人也不敢揣摩,但候府是绝对做不了他的主,更别提为他娶亲,如此一来,安宁候府只剩下一个小世子陈魏尚,但是不仅年纪小,还体弱多病,太医断言活不过十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