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山河景 作者:梓伊

时间:2020-10-14 14:29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山河景》作者:梓伊 文案: 我才不会求死,我要长长久//久地活着,再说我还没有嫁给长戈哥哥,这条小命我可珍惜着呢! 少女笑靥明媚而生动,而后长车千里,朝服盛冠。 他是我唯一的光,唯一的依靠,和希望。只有他,我只看着他,唯一的信仰。莫说是死,便
《山河景》作者:梓伊
 
文案:
 
“我才不会求死,我要长长久//久地活着,再说……我还没有嫁给长戈哥哥,这条小命我可珍惜着呢!”
少女笑靥明媚而生动,而后长车千里,朝服盛冠。
 
“他是我唯一的光,唯一的依靠,和希望。只有他,我只看着他,唯一的信仰。莫说是死,便是坠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我也在所不惜!”
佳人眼光坚定而执着,那时血海毒窟,振翅嘶鸣。
 
“我忠的,就是这些人,是我身后,万万千千盼着平安岁月,再无战火的百姓,为更多人能有家有归,有安稳岁月。”
将军沙场上纵横往来,红缨翻飞,守万民,开太平。
 
“江南水色,大漠孤烟,塞外C_ào原,帝都繁华……到时山河殊色,太平盛景,替我……好好看看。”
侠客江湖里波谲云诡,长空当歌,弃己仇,全大义。
 
少年多热血,心赤诚,不计身前事,不问身后名,
皆为,这片锦绣山河,繁华盛景。
 
有情人终不能成就眷属BE预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长戈,常棣,李湉,柏云舒 ┃ 配角:李泓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少年热血赤诚,皆为山河盛景
立意:少年热血赤诚,皆为山河盛景
 
 
  说书的人
 
  
  江南小镇。
  正是早ch.un时节,冰雪消融之后,ch.un归大地,嫩柳抽芽。
  迎面的风还略带凉意,却已是微暖之中薄薄的醒神清凉。
  小镇处于河运的一处小j_iao汇,虽不及主要的几个中转之地热闹繁华,却也是人来人往的兴盛之地。冰消雪融过了冬r.ì,重又喧闹了起来。
  镇中一处茶馆,来来往往的客商行人,和一些手中握着剑却也并不如何张狂的武林中人,汇聚在这里歇脚聊天,正巧,碰到了镇上最负盛名的说书先生今r.ì来此说书。
  头发已经灰白,胡子也染了雪霜的老者却是j.īng_神奕奕,眼中清明并不见混沌,身体强健j.īng_神头儿不错,嗓音也是洪亮透彻,在略略有些嘈杂的茶馆里也能轻易响开,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包括茶馆角落处原本歇脚妥当,正要离开的一个青衣女子,也被这位老人家的动静吸引了,略顿了一顿没有当即起身。
  便是这只略顿了一顿的功夫,就让她再没轻易离开,多坐了大半个时辰的光景。
  老人家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呵呵地扬声说起今r.ì要说的故事:
  “今r.ì老朽要与诸位看官讲的,正是几年前风云变幻之时崛起的少年英才,于国于民有大功,如今这四野之内,尤其算是边关之处,还有不少百姓供奉着他们的长生牌位。各位看官不妨猜一猜,老朽要讲的,是哪个的故事?”
  离台子不远的一张桌子前,正被这说书先生吸引了注意力连手里的瓜子都放下的一个年轻人下意识接口:“老先生要讲的,可是那常教主和穆将军的故事?”
  台上的说书先生点头微笑:“正是正是,老朽今r.ì要说的,便是这两位心怀天下的少年英雄的故事,自然,还有这两位少年英雄的红颜知己……说来这其中这其中穆将军心仪之人,正是……”
  这位说书先生提到今r.ì要说的故事主角的时候,角落里只顿了一下便已掏出了几文铜钱的茶钱放在桌上,正要起身离开的青衣女子身体一僵,慢慢地,又坐回了原处。编成长辫子的发辫末尾坠着的一个小巧的铃铛晃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的目光落在了台上摇开纸扇,正微笑着说起故事的说书先生身上,只是却又好像并没有看着他,而渐渐恍惚飘远。
  似叹似念。
  耳边传来的那说书先生的嗓音也渐渐模糊起来。
  接下来,说书先生讲故事的大半个时辰……
  如同一场大梦,慢慢地,循回了曾经的轨迹。
  梦中的那些人渐次登场,音容笑貌,清晰如昨。
  一时之间,倒分不清梦中身,是主是客。
  一生,一梦。
  一梦,耗尽一生。
  ……
  景,国都上京城。
  百姓夹道,气氛格外热烈。
  欢迎凯旋而归的将士。
  “景”字的王旗与“穆”字的军旗迎风飘动,先行骑马缓缓沿着城中主干道路过来的将领士兵们,身上已经落了一些两侧百姓们撒出的花瓣。
  最前面一匹枣红色骏马背上,身姿挺拔的少年将军身上还有些许沙场归来未散的煞气,嘴角却已经微微勾起,露出和缓平静的微笑,尽管身着铠甲却偏偏露出几分翩翩公子的风姿。
  一点点倜傥的风流融入挺拔如山的英姿勃发,此时当先入城的这位少年将军不仅有让百姓和军士们敬仰的气魄,还带着引得城中姑娘芳心暗动的俊朗温润。
  那是大景一品镇国将军的独子,十二岁起就跟着父亲在沙场纵横往来,六年间铸下赫赫战功,被众人称赞不堕其父威名的少年将军,穆长戈。
  将行到主街正中央,那条在半空中横跨而过的朱色木桥底下的时候,木桥附近连在一起的一片小楼边上,“哒哒哒”的跑动声音混在人潮的欢呼中并不明显,一个鹅黄色纱裙的少女正一手捏着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帕子,一手提着自己的裙摆,匆匆忙忙地从一间临街视野最好的茶楼二楼冲出来,沿着延伸出来与茶楼二楼相连的平台,一路往那不远处的木桥跑过去。
  在她身后不远,一个苦着脸带着焦急之色,侍女打扮的姑娘也不得不提着裙摆追在身后,一口一个“小姐”,希望能让前面的姑娘略站住一下。
  只是鹅黄色纱裙的少女顾不上这些,一边透过人群往底下街道上正打马缓行的人身上看过去估摸着他们的速度,一边不停地加快自己跑动的节奏,却还不忘捏稳了自己手里包着东西的帕子。
  等鹅黄色纱裙的少女终于跑到桥上,桥上的人群中已经有几个人不动声色地挪动了几下脚步,在桥的正中央,生生空出了两个人的位置。
  少女对这情形也算心知肚明,一边扔揪着裙摆冲着那几个人比了个不甚明显的大拇指,一边往那空出来的地方扑了过去,趴在栏杆上,深吸一口气,往下张望。
  十几步之外,凯旋而来的队伍正在靠近。
  少女甚至连好容易追上自己,在自己身边站好大口大口喘着气的侍女都顾不上看一眼,高高地翘起嘴角睁大了眼睛,看向正往桥下而来的,队伍最前方的那个少年将军。
  少女略有点儿圆润的脸上泛着运动过后的红润,额头还有细密的汗珠,粘住了几缕额前碎发,却并不显得狼狈凌乱,反而透出几分可爱来。
  这会儿她已经放下裙摆,双手捧着被她捏了一路的帕子,只等着那当先而来的少年将军行到近前,然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