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在古代当族长 作者:星陨落(一)

时间:2020-09-17 11:18标签: 穿越时空
文案: 景德帝年间,天下纷乱,各路王侯层出不穷,各大世家也想在这场博弈中咬下一口肥r_ou_。 彼时,王家第三代族长正当少年,于学堂中念书,又身兼村长一职。 天下纷乱之际,他带着族人于村里种田。 天下止戈之际,他带着残兵于世界种田。 种田可以温饱,
 文案:
  景德帝年间,天下纷乱,各路王侯层出不穷,各大世家也想在这场博弈中咬下一口肥r_ou_。
  彼时,王家第三代族长正当少年,于学堂中念书,又身兼村长一职。
  天下纷乱之际,他带着族人于村里种田。
  天下止戈之际,他带着残兵于世界种田。
  种田可以温饱,种田可以改变世界。
  一本家长里短,平定天下的种田文。
  注:1V1,男主有种田金手指,x_ing格略凶残,架空历史,内有多个穿越者,考据党别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淳之,郑琇莹┃配角:王沛良┃其它:
  一句话简介:木系异能种田忙。
  立意: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第1章 
  断壁,残垣。
  一眼望去,周身昏黄一片,天空不复数百年前的碧蓝,地面也仅剩最后这世间的绿色。
  这是属于整个星球的末r.ì纪元。
  一切的生机都将被湮灭。
  徒手杀掉眼前的最后一个丧尸,男人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就像这片已经被全部摧毁的基地一般,不出意外的,他也即将步入毁灭的后尘。
  他是这颗星球上最后的人类,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凭借的着是生命力最为旺盛的木系异能。
  而现在,在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
  男人背部仰躺在凹凸不平的废墟上,任凭自己体内最后的生命力快速的流逝着,再也没有起来过。
  就这样,这颗星球上最后一片绿色也随着男人的死去而消失。
  ……
  马车“咕噜噜”的行走在一条乡间小道上,并不平整的道路弄的车子内很是颠簸,疼的车内少年口中不由“嘶”了一声。
  一双柔嫩的小手突然从旁边伸来,手心捂着少年的后脑勺,为他及时挡住了下一次和车壁的碰撞。
  鼻尖感受到一股女孩子特有的柔软馨香,半大的少年从上一辈子残存的绝望中缓缓的回过神来。
  这一世是这一世,他已经不会再历经那些噩梦了……
  想到这,少年下意识的攥起了自己的拳头。
  “怎么样,你的头还疼么?”郑琇莹语带关切道,以为他的伤口被碰疼了。
  “我没事。头已经不疼了。”王淳之道,伸手摸了摸自己脑后那块伤痕,伤口处已经不流血了,只有厚厚的伤疤。
  因为伤的位置特殊,他那块的头发已经被剪掉,好在留的长头发可以盖住,不至于被人发现异常。
  他撩开帘子,看着前方的路况,脸上露出笑容道,“我们就快要到家了。”
  家这个词触动了郑琇莹的内心,让她对这个从未来过的“家”多了一丝认同感。
  实际上王淳之也没来过几次老家,对老家的一切也都不怎么熟悉,而这次他带着家当和妻子回来,却是来定居的,也顺带从自家爷爷的肩膀上把一族之长和一村之长的职位给接替过来,让他老人家退下来享清福。
  看着车子外面的绿色田野,王淳之心里比面上表现出来的高兴,因为比起在京城来,他回到老家能更有作为。
  没过多久,一个大村庄就出现在了车夫们的眼前,房屋普遍低矮,现在家家户户正炊烟袅袅着。
  数辆马车刚进入村民的眼中就掀起了阵阵议论之声。
  “哎呦,王家老爷子的儿子真不愧是在京城里面当大官的,回来一趟居然还用马车拉东西。”
  “你们看下面的泥印压的,这是带了多少东西回来啊?”
  也有村民快速反应过来,跑回村子大声喊道,“村长,村长,你的大孙子回来了!”
  人还没到眼前,声音就已经传入到了人的耳中。
  王善才听的连忙起身道,“快,老婆子,把大门开开,让咱们大孙子回家来。”
  大门打开,王善才夫妻两人就迫不及待的出门去迎人,此时的马车才刚刚的进村。
  马车的旁边围绕着一大圈看热闹的村民们,让马车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
  这么大的阵仗也惊的小孩子们纷纷往人多的地方跑。
  等王沛良抬起头后,身边一个小伙伴都没有了。
  “你们这群家伙,居然又旷我的课。”王沛良气鼓鼓的道,起身去抓那些逃了他课的小学生们。
  “哎呦,人怎么这么多啊?”
  “这是怎么了?”
  他旁边的村民为他解惑道,“王家老村长的大孙子这不回乡来了么,大家都看热闹呢。”
  “听说这次回来了以后就不走了。”
  “不走了?”
  老族长的大孙子王沛良还是知道的,那就一典型的城里“富几代”,现在居然准备定居在这个穷山窝窝里,这让一心想要走出这个封闭而又落后村庄的王沛良非常的不理解这种脑回路。
  那种感觉就像后世农村人拼死拼活的挣钱进城买房落户,人家富贵人家反倒想回农村体验纯天然的田园风光一样,彼此之间的追求完全不一致。
  秉承着看“城里人”的心态,王沛良仗着自己个头小,在大人中间钻来钻去,没一会就挤到了最前面。
  他一眼就看到拉车的高头大马,不同于后世基本没有什么j.īng_气神的骏马们,他面前的这批马简直就是马中的高富帅,眸中神色桀骜,冲着围观它的村民们打了一个响鼻。
  王沛良心里“刷”的酸了。
  想他也曾是坐拥过无数名车的人,现在居然会羡慕起一个古人的坐骑来。
  快到自己家门口了,王淳之掀起帘子,身体轻巧的从马车上一跃而下,快速上前几步,向自己的爷爷n_ain_ai行礼道,“爷爷,n_ain_ai,孙儿回来了。”
  “好,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赶紧回家来吧。”王善才连忙扶住王淳之,神色激动道。
  围观的村民们这才看清楚自家老村长大孙子的面容和装扮。
  一袭素色纯绵及地的广袖中衣,外罩青蓝两色的等身长袍,腰间悬挂着一枚碧玉通透,巴掌大小的玉佩,脚踩祥云履,长若流水般的秀发披散在肩后,仅两指宽的发带松松散散的固定住头发。
  整个人的面容更是干净细腻,宛若白玉,身材挺拔俊秀,气质清新俊逸,见之宛若一股山间清泉扑面而来。
  王沛良自认自己是村子里面最爱干净的崽,可是一和这位新来的大少爷比,顿时就被衬托成了煤球渣渣。
  好像察觉到他的打量,王淳之侧身看了王沛良一眼。
  那眸光说是目若点漆也不为过,不知是不是错觉,王沛良总觉得那个眼神太过有气势。
  两人的视线一触即发,过后,王沛良的心跳不知为什么,莫名的加快了许多。
  他觉得王淳之和这个村庄格格不入,他又何尝完全融入进了这个村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