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综同人)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 作者:洗衣粉(中)

时间:2020-10-17 21:24标签: 快穿 穿书 综漫 性别转换
第60章 冷白的冥月悬挂在漆黑的天幕, 没有飘动的浮云与璀璨的繁星,只有微凉的月色从窗外的缝隙中斑驳进宽敞的房间里。 烛火晃动间, 浅暖色的光晕打在木制雕栏的屏风上,隐隐照出了屏风后那曼妙秀雅的身姿。 白玉砌砖修造的浴池里冒着薄薄的白色烟雾, 潮s-hi
 
第60章 
  冷白的冥月悬挂在漆黑的天幕, 没有飘动的浮云与璀璨的繁星,只有微凉的月色从窗外的缝隙中斑驳进宽敞的房间里。
  烛火晃动间, 浅暖色的光晕打在木制雕栏的屏风上,隐隐照出了屏风后那曼妙秀雅的身姿。
  白玉砌砖修造的浴池里冒着薄薄的白色烟雾, 潮s-hi的水雾弥漫到空气里氤氲出了暧昧的光景。
  付臻红脱下身上的衣袍,将款式简单的素色棉麻织衣搭在屏风上,然后缓缓走进了浴池之中。
  温热的水温浸着付臻红雪白的肌肤,水面轻轻漂浮着粉白的郁金香, 付臻红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闲暇的泡澡时光, 等待着猎物慢慢进入他的网中。
  哈迪斯在得知付臻红与明塔掉进了勒特河的时候, 正在查阅由奥林匹斯山那边送过来的信件, 信件里是一张图, 关于上一代堤坦之神的藏匿点。
  前来传话的侍者说是明塔不小心掉落在水里,厄里斯跟着跳下去施救。
  这样的说辞哈迪斯是一个字也不信。
  明塔的x_ing格哈迪斯也算是了解,x_ing格偏执任x_ing, 爱耍些小手段。以往他对于明塔的那些不入流行为, 为图个清净,便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这次哈迪斯没想到明塔竟然会把主意打到了厄里斯的身上。
  勒特河不是一般的河水,普通的亡灵喝下河里的水,会忘记生前所有的记忆。
  而神祇喝下忘川之水,虽不足以丧失记忆,却也会对神识造成短暂的影响。
  明塔是冥河所孕育, 对这些水能够免疫。
  哈迪斯担心的是厄里斯。
  顾不得去责罚明塔,也没有心思再继续研究这份图纸,哈迪斯将塔纳托斯与修普诺斯留了下来,就迅速朝着付臻红所住的宫殿赶去。
  付臻红的宫殿是距离冥王神殿最近的宫殿,哈迪斯很快就走进了殿内,一直走在付臻红的房间门外才停了一下来。
  灵敏的听觉让哈迪斯听到了房间内缓缓流动的水声,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从房间里氤氲出的热气。
  在意识到里面的男子可能正在沐浴之后,哈迪斯的心里突然蹿起了一股异样感。
  “谁在外面?”
  是厄里斯在说话。
  那以往清冽冷幽的声音此刻却圆润柔滑,轻婉又缠绻,短短的四个字里,无端透出了几分玉暖香浓般的腻韵与惑人。
  明明和厄里斯平r.ì里说话的嗓音并没有任何的不同,然落入到哈迪斯的耳朵里,却因语气的微妙差异而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绵长和轻魅。
  哈迪斯薄唇轻启,喊了一声付臻红的名字:“厄里斯。”
  “你进来。”
  哈迪斯顿了一下,站在原地没有动。
  于是付臻红便又说了一遍:“哈迪斯,你进来。”
  哈迪斯抿着冷硬的唇角,沉吟了片刻后,最终还是推开了房间门。
  方才的这几句话已经足够让哈迪斯品出了厄里斯与平r.ì里的不同。
  果然是因为受到了勒特河里的忘川之水的影响吗……
  哈迪斯微微拧眉,关上房门,朝着里面走去。
  走得近了,那淋淋的水流声和氤氲出的潮s-hi热气便越发的明显了。
  哈迪斯没有再继续往前,而是在转角处停了下来。
  因为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在随着与厄里斯逐渐距离的缩近而慢慢加快。
  这种不受控制的心悸于冷静自持的哈迪斯来说是少有的体验,唯一的几次都全是与厄里斯有关。
  付臻红无声的笑了一下,他背靠着浴池边缘,十分随意的用手抚动着温热的池水,看着这些饱满的花瓣随着d_àng开的涟漪轻轻的漂浮。
  明明哈迪斯什么也没有看到,此刻却仿佛感觉到了付臻红的所有动作。
  这位冥府之主半阖着漆黑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带着一种沉静与克制,“厄里斯,勒特河里的水会让……”
  “你过来,帮我擦擦背。”他却是不甚在意的打断了哈迪斯。
  哈迪斯微微怔了一下:“擦背?”
  “我的手够不着。”付臻红说完,见哈迪斯未曾有任何动静,语气便冷了下来,颇为不悦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小红,你这样哈迪斯会过来吗?]
  [会。]
  无论是因为藏匿在内心深处的那一份隐秘的悸动,还是因为对于他喝了勒特河的忘川之水后的担忧,哈迪斯都会过来。
  从他踏进房间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房间里十分安静,只有水流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可闻。
  沉寂了良久之后,哈迪斯走过了转角,映入他眼帘的便是一障屏风。
  屏风遮挡住了一部分烛火的光晕,光线变得有些昏黄,空气中弥漫出的热气也越发的s-hi润而粘稠。
  哈迪斯听到了屏风后那轻浅的呼吸声,这声音像是萦绕在了他的耳旁,让哈迪斯一向冷静自持的内心有了轻微的动摇。
  “你过来。”
  付臻红再一次开了口。
  哈迪斯薄唇微动,额前的几缕发丝垂落了下了,随着烛火的晃动,仿佛在他的眉宇之间点染了一片沉韵浓黑的y-in影,这暗色的y-in影覆盖着他的眼神,幽暗得让人看不清他眸底深处的情绪。
  他没办法拒绝厄里斯。
  哈迪斯垂在身侧的手攥成了拳,遂又很快松开,抬脚绕过了屏风。
  付臻红正抬起右手,用手掌心捧住一汪温水从自己的左肩膀缓缓往下滴落,于是哈迪斯便看到这莹润透亮的水珠在付臻红如藕般白皙细腻的手臂上缓缓流动。
  黑色的发丝黏住那浑圆光洁的肩头,似凝脂、似温玉、黑与白的j_iao织,无不透出了一种缠绵诱人的柔绻与暧昧。
  哈迪斯的身体显而易见地僵直了起来,原本就修长笔直的黑色衣袍将他高挑挺拔的身躯显得更加的棱界分明。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面色却依旧是肃禁的,凛然沉默,不动声色。
  这便是哈迪斯的魅力,成熟、自持、冷静又不可侵犯。
  付臻红勾了勾唇角,他要做的就是打破让这位冥府之主的禁欲与威肃,让他燥热、让他发狂。
  付臻红往前游了一步,将披散在身后的发丝全部拢到了胸前,于是白皙光洁的后背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哈迪斯的面前。
  这突然映入眼底的一片雪白让哈迪斯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凝滞,那线条优美的背部没有一点瑕疵,每一寸都j.īng_致而完美,欣长却不瘦削,莹润的水珠顺着后颈滴落,缓缓滚过背脊最后没入进被郁金香花瓣遮挡住的温液之下。
  他知道厄里斯的意思,哈迪斯的眸色变深,眉间的冷静与克制也逐渐变成了一种凝重,他的薄唇紧闭成了一条直直的线,下颌便显得越发的刚毅,连颈脖的线条都绷紧了起来。
  这是一种内心再变得紧张的表现。
  哈迪斯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里蹿起的情绪,拿起织帕走到浴池边,然后蹲下身开始帮付臻红擦拭起来。
  他的动作很轻,细致又不失温柔,控制着力道,不让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付臻红的肌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