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她在大秦养鹅子 作者:丸子月

时间:2020-10-17 21:07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情有独钟
【文案】 【宋恬版】 作为国手云重的资深妈妈粉,宋恬的生活从来就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攒钱去看鹅子。 然而她的养崽计划因为穿越被迫终止。 清醒之后,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老母亲心中五味杂陈。 崽崽长大了,崽崽变壮实了,崽崽会武功了,崽崽还搞了个
 【文案】
  【宋恬版】
  作为国手云重的资深妈妈粉,宋恬的生活从来就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攒钱去看鹅子。
  然而她的养崽计划因为穿越被迫终止。
  清醒之后,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老母亲心中五味杂陈。
  崽崽长大了,崽崽变壮实了,崽崽会武功了,崽崽还搞了个将军当,崽崽……崽崽也太会撩了。
  啊,好、好像当个老婆粉……也不错?
  对不起了鹅子,妈妈变了。
  ——
  【云重版】
  云小将军无滋无味的生活里也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练武。
  偶尔去大街上管管闲事。
  直到皇上一声令下,将邻国的郡主召进了京城,风华正茂的云小将军身负重任,前去迎宾。
  从此他的r.ì常就变成了——吃饭,睡觉,练武,陪郡主玩。
  郡主又娇又软又貌美,会唱会跳会弹琴,笑起来能直接甜到人心里,云公子觉得自己有点动心。
  但是,郡主殿下,您真的不是在养鹅子吗。
  这些拨浪鼓虎头鞋都是怎么回事。
  ——
  #我想撩你你却要对我行礼#
  #震惊,我竟然从妈妈粉变成了老婆粉#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恬,云重 ┃ 配角:宋离,秦宁 ┃ 其它:胖球和爱豆
  一句话简介:妈妈粉→老婆粉
  立意:英雄美人,时空j_iao错,儿女情长,家国情怀:)
 
 
第1章 追星
  她在大秦养鹅子
  文/丸子月
  2020.01.14
  ——
  我不觉得追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我鹅子那么优秀,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他亲妈。
  ——《某恬养崽r.ì记》
  某年某月某r.ì,某乎提问:“暑假期间坐高铁二等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宋恬拧紧酸n_ai的盖子,不着痕迹地对旁边疯狂哭闹的熊孩子翻了个白眼。
  前座的两个年轻女孩似乎是发现了彼此都在粉同一个爱豆,现在已经开始互称姐妹,激烈又亲密的讨论声实在是让人羡慕。宋恬微微侧过头,瞥见她们手机屏幕上那位男星的脸,隐约好像想起了昨天刚刚在组里刷到的黑料。
  ——假唱?划水?耍大牌?
  现在的爱豆早就是一届不如一届,甚至还有逐渐滑下及格线的趋势。与其等着被毁三观,还不如早r.ì退圈保命。
  搞体育圈的宋恬如是说。
  追星嘛,自己再努力,都比不上正主争点气。
  作为乒乓球选手云重的资深妈妈粉,她自认为这二十年来最大的成就,就是在某个暑假看中了一只优秀的崽崽。
  那时候,刚满二十的云重已经被戏称为“花季老将”,站在了奥运的决赛赛场。解说员说,赢下最后一局,他就是整个乒坛历史上最年轻的大满贯。
  宋恬想要换台的手因为这句话停了下来。
  天才少年横空出世的剧本啊,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而云重确实配得上“天才”的名号,宋恬眼看着他又狠又准地将最后一个球打出了无比刁钻的角度,看着他在胜利后低头亲吻了自己的球拍。
  睫毛长长,眼睛弯弯。
  是个温柔的人啊,宋恬想。
  几分钟后的颁奖典礼,刚才那个被汗水浸透了衣衫的少年换了长袖长裤,看起来有点清瘦,但是宋恬还记得他衣服下面的肌r_ou_有多结实。
  镜头直到国歌响起时才给到了小哥哥的正脸,拉近特写的那一瞬,云重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对着远处的镜头弯了弯唇角。
  那是宋恬第一次体会到心动的感觉。
  少年的额头上还留着未擦干的汗珠,手里拎着刚刚挂上的金牌,嘴边的笑容有些拘谨,可是眼里的光芒却是张扬又恣意。
  鲜衣怒马少年郎啊这是。
  从此,宋恬便成为了云重粉丝团里的妈妈粉扛把子,r.ì常不是隔着屏幕看比赛大喊“漂亮”,就是抢占微博前排高呼几声“鹅子”。
  而此刻,这位微博拥有上万粉丝的超话小主持人,终于踏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征途,穿越五六个省份,平生第一次,去现场观看鹅子的比赛。
  体育老师在朋友圈看到门票时以为她疯了。
  半小时后,隔壁的熊孩子哭着被他妈抱下了车,宋恬慢悠悠地跟在后面,看着瓢泼大雨从站台天棚的边缘倾斜而下,形成了一道透明的水幕,长叹一口气,找了根柱子靠着,拿出手机发微博求助。
  云养崽的恬V:求助,在线等。台风,某恬被困高铁站,没伞,还剩半个小时,怎么办。
  竟然有人秒回——
  沙发。蹚水吧恬,为了咱崽。
  确认了所有的回答都毫无价值之后,宋恬裹了裹仅有的薄外套,拎着硕大的行李箱,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雨幕之中。
  几乎是瞬间就被浇了个透。
  幸好她的运气还不算太差,没多久就等到了一位善良可爱的出租车大叔,也不嫌弃她一身的水,直接让她坐了上去,甚至还十分贴心地开了热风,宋恬深感欣慰。
  报了目的地之后,大叔像是找到了同好,瞬间兴奋起来:“哎!我知道!体育馆今天有乒乓球比赛!我要是不上班肯定也去了。小姑娘你是不是去看那个……那个打乒乓球的那个帅哥叫什么来着……啊对,云重?是不是去看他的呀?我记得他粉丝很多的。”
  宋恬用卫生纸抹了把脸,听到“云重”两个字时虎躯一震,眼里的欢喜和骄傲几乎快要溢出来。顾不得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狼狈模样,急切地向友好路人进行安利。
  “对啊对啊,您也知道他啊?他真的很厉害,今天这一场他要是赢下来就是全满贯了!最年轻的全满贯啊!而且他才二十一岁,至少还要再打十年吧,十年能还能打两届奥运呢,他将来肯定是个传奇……啊!”
  司机师傅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方向盘都差点脱手。惊魂未定地从后视镜里看向她:“怎么了小姑娘?不舒服吗?”
  这姑娘现在的姿势实在是让人担心,整张脸基本都贴在了后车窗上,眼睛死死地盯住一个在大雨中显得格外模糊的身影,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好像是在回应大叔的询问,又好像只是在喃喃自语。
  “我刚才好像看见我鹅子了……不会吧?马上就要比赛了啊,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做准备活动了吗,不可能不可能……”
  持续的碎碎念还没有来得及让牵挂鹅子的老母亲冷静下来,宋恬就渐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以那个模糊的人影为中心,眼前的世界都缓慢地发生了扭曲,将视线所及范围分割成万花筒一样的小块,让人难以抑制地开始眩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