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美男十二宫/全美男后宫+番外 作者:逍遥红尘(二)

时间:2018-08-07 15:42标签: 重生 平步青云 春风一度
那个金色的人影,明明是惹人怜惜的清瘦,明明是想要拥入怀抱的孱弱,为何词锋如此犀利。 沄逸,我从未有过害你之心,为何伤我心头所爱? 沄逸,你要什么,我从未说过一个不字,为何你却不肯成全我? 沄逸,我只要子衿一个名分而已!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僵硬,
那个金色的人影,明明是惹人怜惜的清瘦,明明是想要拥入怀抱的孱弱,为何词锋如此犀利。
  沄逸,我从未有过害你之心,为何伤我心头所爱?
  沄逸,你要什么,我从未说过一个不字,为何你却不肯成全我?
  沄逸,我只要子衿一个名分而已!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僵硬,我直直的看着穆沄逸,忍不住心头的怒意,他没有半点的闪躲,将我的心思尽皆的收入眼内,依然是那副冰寒无法打破的双瞳,与我对视。
  “皇上,不如先等王爷祭天归来再行下旨迎亲之事如何,让我想想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明知道是沄逸的拖延之词,我却说不出反驳的话,只能哀求的看着皇姐。
  姐姐沉默了半晌,在我的恳求眼神下,皇姐终于还是开口,“凤后,这……”
  就在她刚刚开口的刹那,穆沄逸的脸突然变的苍白,没有半分血色,透明的犹如琉璃水晶,薄的似阳光下的冰片,转瞬即将化去一般,身体摇摇晃晃,直直的向我的方向倒下。
 
  穆沄逸的病
 
  我的武功,我的距离,我的反应,都让我第一时间里做出了判断。
  双手一张,在他倒在地上之前将那身子抱了个满怀。
  怎么这么瘦?
  在如此繁琐华丽的衣衫包裹中,我几乎瞬间就能摸索出他的身形,比之我曾经印象中的他,瘦了更多更多。
  怎么这么轻?
  算上他身上不知道挂了多少斤的装饰和这长长的衣袍,那轻飘飘的感觉依然让我咋舌。
  他的脸好白,白的如同一张纸。
  他的唇上,同样寻找不到一点血色,我恍惚错觉着,此刻被我抱在怀中的人,已在冰雪之中封印了千载,此刻的容颜,不过是水晶棺材里的遥远的记忆。
  我的手,在那柔软的身躯下,触摸着他冰冷的身体,好怕他要消失不见,徒留空气中的霜花点点。
  所有的怨怼,在这具身子入怀的刹那化为心痛,心底最深处的一个地方,开始不断的泛起水花,酸酸的涌动,冲向大脑,在眼睛里徘徊。
  我想要温暖他,狠狠将他抱着,让他不再如此冰冷。
  可我连力都不敢用,就怕他碎了,散了,融了,化了。
  我知他有病,可在今日之前,我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曾经,我也将他调养的面带红晕,虽然依旧弱,却不会再有一阵风就散了恐惧感,曾经,大殿里第一次皇姐要我见他之时,听到他昏倒的消息,我第一反应是他不愿意见我的借口。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急急的想要抱起他,想要摸上他的脉,想要呼喊他的名字。
  手刚刚一伸,已被双雪白手腕抓住,耳边是子衿低沉冷静的声音,“王爷,你快去喊御医,我来伺候凤后。”
  几乎是同时,怀抱中那单薄的身子已经易了主,姐姐扑到我的身边,紧紧的搂着沄逸,不断的低声喃喃着他的名字。
  “沄逸,你别吓我,醒来,快醒来。”
  她的脸,贴着他,她的唇,不断的亲着那雪白的肌肤,没有了皇帝应有的矜持,我只看到一个为爱疯狂,为丈夫担忧的女人。
  “传御医,平日里是谁伺候在身边的,都带来。”我低低的一声吼,身边的伺人飞快了跑了,我扶着姐姐,“皇姐,先到我房里去。”
  她慌乱的表情稍微有些平静,抱着沄逸站起身。
  姐姐不是练武之人,不过是普通的文弱女子,沄逸再是清瘦她抱着还是有些吃力,可是她执意不让任何人碰沄逸的身子,跟随着我的脚步,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床榻之上,顺势坐在床沿,紧紧的握着沄逸的手。
  那人影,薄的几乎让我看不到被子下有隆起,只余一头长发散落在枕畔,姐姐坐在他的身边,我不能靠近,眼中能看见的,只有那青丝秀发。
  烦躁的看看身后,一大排的伺人战战兢兢的伸头伸脑,本来挺大的屋子里一下挤进这么多人,顿时变得狭小万分。
  我一皱眉头,“平日里伺候凤后的人留下来,其余的都滚出去。”
  顿时不少人连滚带爬的往外跑,我手顺势一指,“你们几个,去我库房把皇上赐的千年人参拿去熬了。”几人一愣,呆滞的表情让我更感觉自己如同对牛弹琴,“皇上身边怎么有这么笨的人,话都听不懂吗?”
  几人顿时稀里哗啦的跪在我面前,什么该死的,饶命的声音更是让我脑袋一紧,心里的小火苗簇簇的往外窜。
  “留你们干什么!”我终于忍不住的吼出声,拳头握的咔咔直响。
  清凉的手握上我的拳头,舒展着我紧握的圈,手指扣着我的掌,“王爷,凤后的身子适合不适合用参汤吊着还不知道,先等御医来了再说,就是熬参汤只怕一两个时辰也出不来,我先去把各种药都备着,需要什么马上吩咐他们去办。”
  他的手,在平静的声音出口时,轻轻拍了拍我的掌心,隐秘的动作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知道,是他在提醒我,沄逸再是病重伤痛,他都是凤后。
  子衿他,看出了什么……
  我闭上眼,深深了吸了口气,再睁开已是一片清明冷静,对着他点点头,“麻烦你了,事发突然有些乱,他们也不熟悉这府里,你看着调度。”
  他点了点头,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所有人听到,“王爷,凤后身体违和,皇上必然焦虑万分,您千万劝皇上保重,别让皇上忧思过度。”
  好借口,我几乎要抱着他狠狠的亲上几口,这一句话,我有任何失态之处,都能套上关心皇上的帽子。
  此刻的他,比我更象是这个家的主人,漂亮的双瞳一闪,落在我身后默默无声的流波身上,“这里人乱,你留下听王爷的指挥调配。”
  流波一颔首,没有说话。
  这子衿,分明是让流波盯着我会不会再有出格之举。
  他再次给了我深深的一眼,这才领着一群人匆匆而去,几乎在同时,御医一群人簇拥着跌了进来,在姐姐的眼神示意下,哆哆嗦嗦的把上沄逸的脉。
  我扶着上官楚璇的手,低声说着,“皇姐,别担心,凤后不会有事的。”
  她盯着御医把着脉,一句话没说,只有那眼神,被我捕捉到了如鹰隼般锐利的锋芒,看的我心头一抖,油然升起一股戒备与提放。
  这是常年与人江湖血杀时下意识的反应,因为会有这样眼神的人,通常是充满杀气与野心的可怕人物,与他们对敌时,我会提起十二万分的注意,他们不出手则已,若出手,必然是腥风血雨。
  可是现在,我居然在自己姐姐的眼神中读到了这样的疯狂,对象仅仅是个御医。
  是了,她是王,是一国之君,是执掌天下生杀大权的最高领导者,她要的,没有得不到,她的想法无人能忤逆,她要保护的,也不允许任何人夺走。
  这光芒让我飞快的躲闪眼神,在别向一边时,心口还在扑腾扑腾的跳。
  皇姐她,早已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姐姐!
  “我没事,让皇妹担心了。”她的声音低低的,还带着沙哑的颤抖,“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决意立你为太女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