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会吃才会赢(四)作者:灵犀阁主

时间:2018-02-01 12:21标签: 种田文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184、报复计划 184、报复计划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嗓子就哑了?罗扇连忙让绿萝去给白大少爷泡杯加蜂蜜的绿茶来,白大少爷自是不好说嗓子哑了是因为方才在前厅吼的,只摆了摆手,甩掉脚上鞋子爬上罗扇的床去懒洋洋地躺着。 罗扇拽过把团扇来坐
 
☆、184、报复计划
 
  184、报复计划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嗓子就哑了?”罗扇连忙让绿萝去给白大少爷泡杯加蜂蜜的绿茶来,白大少爷自是不好说嗓子哑了是因为方才在前厅吼的,只摆了摆手,甩掉脚上鞋子爬上罗扇的床去懒洋洋地躺着。
  罗扇拽过把团扇来坐在旁边轻轻给他打着,唠唠叨叨地叮嘱着“白天记得多喝水、莫要吃太过干咸辣的食物”等语,白大少爷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伸了手抚上罗扇的大腿轻轻摩梭,正要往腿根儿处行进,绿萝便端着茶盘进来了,慌得罗扇连忙一指窗户:“好大一只耗子飞过去了!”绿萝被吸引了注意往窗外瞅,罗扇趁机把白大少爷不老实的手给扒拉开。
  绿萝心里念叨着这扇儿姑娘是真傻还是假傻,耗子要是会飞了那得多恶心呢?关了门出去,留两个主子在屋里头私话。
  罗扇过去端了茶杯,坐回床边递给白大少爷,白大少爷也不动,只哑着嗓子道:“累,你喂我。”
  “你躺着怎么喂?该洒床上了,抬抬头,喝点儿,对嗓子好。”罗扇先尝了一口,甜淡适中。
  “用嘴。”白大少爷闭上眼睛,“快点儿,嗓子疼了。”
  罗老扇子红着脸嘟嘟哝哝地念叨了一番,白大少爷一个字也没听清,只管闭着眼等,好半晌才觉一阵香风扑面,温热气息拂在口鼻间,又是半天,一张柔柔软软的小嘴儿才鬼鬼祟祟地贴上来,丁香暗吐,玉液悄送,忍不住双唇一抿,衔住那条软滑香糯的小舌头,在口腔里尽情逗弄一番,直到这丫头一缕哈喇子滴在他脸上,这才放她逃走,从怀里扯出帕子来擦。
  “天不早了,你又嗓子疼,赶紧回房睡罢,明儿还得出去?”罗扇用手背揩去唇角水渍,啪啦啪啦地给自己猛扇扇子,把白大少爷丢在一旁。
  “明儿不出去,在家陪你。”白大少爷一动不动,仍旧闭着眼睛,一只不老实的大手又来找罗扇的腿。
  “别闹……你成日价都在外面忙什么?”罗扇连忙转换话题以引开白大少爷的注意力。
  白大少爷收了手,翻身侧卧,拍了拍旁边的枕头:“躺过来,我告诉你。”
  罗扇怕他又闹她,扭捏了一阵,终究还是躺了过去,白大少爷倒未再碰她,只闭着眼睛慢悠悠地道:“夫妻一体,我在做的事也确该都让你知道,知道归知道,没事也别乱想,一切都有我,你只管每日里吃好喝好睡好,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罗扇也合上眼睛,边打扇边道:“什么事听着还挺不容易的样子?”
  “我这人,有仇必报,”白大少爷淡淡地开讲,“卫氏嫁过来之后,头两年还算安分,为了笼络我爹的心,表面上装着对我好,暗地里却在我身边安Cha人手,我那时年纪还小,自然不懂得辨识人心,常常被她暗中算计,一年到头,不是失足落湖,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大病小病不断,有几次险些没熬过去。”
  “且慢,”罗扇睁开眼,探头过去在白大少爷唇上吻了一下方继续道,“我以前曾偷偷听见二少爷和表少爷私下里说,先大太太临终前曾让大老爷发誓保证,若你因意外身亡,续弦的儿子就失去继承权,照这么说卫氏应该千方百计地保住你Xi-ng命才是,怎么还想着要害你?”
  白大少爷眼缝里瞄了下罗扇粉嘟嘟的小嘴儿,舔了舔嘴唇,道:“罗小傻,不动脑筋。云彻不是给你讲过我娘当时是怎么……的么,我爹同他赶回府中时,我娘已经去了,哪有什么时间留话给我爹?这些话不过是我爹杜撰出来的罢了,正因为卫氏过门后有了自己的儿子,心里头生了夺嫡之念,屡屡暗害于我,爹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她故意为之,然而防患于未然,在我那年的生辰宴上正式以我娘的名义当着一众宾客宣布了这话,自是为了保我Xi-ng命无虞,所谓死者为大,就算老太爷老太太和卫氏觉得不妥,也不好在那么多宾客面前驳斥爹,所以这话就这么作了数。”
  “大老爷为了你也真是费尽了苦心呢,”罗扇感慨,在古代,男主外女主内已成定式,所以白大老爷再怎么护犊子也不好过多Cha手内宅之事,何况那时他还要撑起偌大的家业,不可能分分钟的守在儿子身边,难免白大少爷被那些有心人算计了去,想出这么一计来,实可谓爱子心切,“所以,卫氏不敢再害你Xi-ng命,却想出了把你毒疯这样y-in狠的手段,如此一来既不违背大老爷‘对先太太的承诺’,也能够令你失去继承权――确实是卫氏给你下的毒罢?”
  “这一点上,却也不太好说,”白大少爷睁开眼睛望着顶上的轻纱帐子,“一毒即疯的药,我清醒后暗中打听过,没有郎中配得出来,除非是日积月累慢慢形成,而且不是想哪天让人疯就能哪天疯的,不定什么时候积累够了,稍微一个刺激就会一朝爆发。现在想来,我在发病前的确有那么数个月的时间情绪不稳,易怒易狂,屋子里的桌椅杯瓶不知被我砸了多少套,我当时还道是因为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惹得我烦心的,却原来是我早就遭了人算计,只不知这暗中给我下药屡次得手的究竟是否是卫氏,我向来对于她给的东西都极谨慎,入口之物更是碰也不会碰,所以我现在最想弄明白的是,如果是她下的手,她又是通过什么、通过谁做到的让我毫无察觉;而若不是她下的手,又会是谁?”
  “二老爷?”罗扇脱口而出后才觉得不妥,连忙伸了小手拍拍白大少爷胸膛,顺便在人家的小豆豆上抚过,“呃,我不是想挑拨你们家人的关系,只不过那时候在船上……”
  “我明白,莫多想,”白大少爷攥住罗扇的手以示安抚,“若说是白莲衣下的手,可能Xi-ng并不大,一来毒疯了我对他没有丝毫好处,我一疯,将来继承家业的就是卫氏的儿子,对他来说应该威胁更大才对,而且……”说至此处,白大少爷唇角勾起个古怪的似笑非笑、似讽非讽的弧度,“白莲衣的目的当真是为了多承家业么?我可不这么认为,比起卫氏来说,他的念头要单纯得多,而且他同卫氏不对眼,如果要和卫氏对着干的话,直接把我害死、令卫氏的儿子失去继承权不是更能让他开心么?何必费尽心思只把我毒疯,而让卫氏的儿子坐享其成呢?”
  “所以最有可能给你下药的,还是卫氏?”罗扇望着白大少爷,“你打算报复么?”
  “有仇不报非君子,而我不是君子,滴水之恩我会涌泉相报,一箭之仇我亦会万箭还回,”白大少爷语气平淡,却陡生一股子寒气令罗扇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就势往他身边凑了凑,他便一伸胳膊将她揽进怀里,“扇子,怕么?或是不喜欢我这么狠?”
  罗扇摇头,小牙一呲:“女人这辈子唯求找一个能对自己好的男人,我如今已经找到了,诸事满足,只图与你白首到老,所以你做什么事我都无条件支持,哪怕全天下人都与你为敌,我也坚定不移地站在你这边,因此你不用顾虑我,我自私得很,只要你全心全意地对我好,我才不管你是好人坏人、害不害人,我自个儿高兴开心就成了,何况卫氏害你在先,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我可没有那么多的仁心赋予她,你现在可不是无主儿的男人了,你是我的人,我这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护短,谁害我的人,我就算没本事报复回去也绝对会力撑自己人去报复,所以――你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好了,我不介意为了你变成个心狠手辣的毒妇甚至Cha对方几刀,只要你不嫌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