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逆袭死亡航线[重生] 作者:时玖远(上)

时间:2020-10-15 14:34标签: 江湖恩怨 重生 强强 逆袭
本文文案: 醒来后霍璟被救上一艘神秘大船, 这艘船正是八年前滨海湾遇难沉船, 为了活下去,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改变航线! 穿过命运的轴线,与死亡并驾齐驱,谁又能逆风改线活到最后?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重生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璟 ┃ 配角
 
本文文案:
醒来后霍璟被救上一艘神秘大船,
这艘船正是八年前滨海湾遇难沉船,
为了活下去,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改变航线!
穿过命运的轴线,与死亡并驾齐驱,谁又能逆风改线活到最后?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重生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璟 ┃ 配角:佐膺,蒋墨苍,赵广泽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装大佬各种撩
 
 
第1章 Chapter 1
有人说死亡的前一秒,意识会被一片白茫茫所覆盖,身体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盈。
然而霍璟死的那一刻,却清晰的感受到肺部有一种撕裂和灼烧感,那巨大的痛苦随着涣散的知觉即将全部消失时,却突然听见耳边有个粗旷的声音:“你疯了,打算救她?给老轨知道不把你削了!”
另一个男人哆哆嗦嗦的问:“怎么办?她还有呼吸,总不能…总不能再把她扔下海吧?”
“扔!”
一声呵斥之后,霍璟微微抬了下眼皮,就感觉有人拽着她的衣服把她整个人顺地拖了起来,求生的本能让她努力抬起双手胡乱舞动。
眼前却覆盖下一道y-in影,紧接着就是“啪”得一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视线朦胧间她依稀看见一块圆形图案的铜牌挂在那人的脖子上,她略微皱了皱眉,伸手想去拽,又是一记毫不客气的拳头,她彻底失去了知觉。
凉了!这是她最后的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强烈的光线照进瞳孔内,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脸上掉下来一块冰凉的毛巾,头顶上一盏白色的LED灯照着她,她有些刺眼的抬起手,毯子便滑了下来,露出光洁的肩膀和嫩藕白皙的手臂,同时,不远处响起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醒了?”
霍璟迅速拉起毯子盖住一丝不。挂的身体警惕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坐在离她两步开外的女人,身上套着一件狐皮大衣,双腿随意j_iao叠着,一头波浪卷的黑色长发披在肩上,坐姿妖娆,敞开的大衣里,是件黑色的紧身半高领内衬,包裹着丰满的胸型。
当霍璟对上她的眼时,微微怔了一下,那细长的眼尾不经意上挑,妩媚随x_ing中透着一种危险的信号,就像孤鹰即将俯冲而下叼走猎物一般。
而完美的鼻梁、x_ing感的唇,和绝美的轮廓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浑身透着说不出的妖冶!
那女人红唇微勾:“怎么?我太漂亮,看傻了?”
霍璟轻拧了下眉拢了拢毯子:“我衣服你脱的?”
女人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柜子,拿出一套叠好的衣服扔到床上:“不然呢?让你把我床弄s-hi?”
霍璟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很高,非常的高,头都快顶到屋顶了,走路的姿势却透着一股娇媚劲儿。
房间微微摇晃,床是很窄的单人床,仅一米宽,床尾的夹缝处有一根钢棍,霍璟看了两秒,视线移向旁边那张连着墙壁可收缩的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柜子,已经是巴掌大的房间所有的东西。
那么,她还在船上,并没有被扔下去,这是她快速得到的信息。
她拿过衣服抬眸看见那个女人又坐回椅子上,从身上摸出一个j.īng_致的金属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霍璟扫了她一眼问道:“你是谁?”
女人拨了拨长发有些卖弄风S_āo的说:“纯纯。”她嗓子透着浑厚的低哑,x_ing感十足。
霍璟不禁又看了她一眼,这女人从上到下都透着股S_āo劲,哪里纯了?
她似乎能看穿霍璟心里的想法回瞥着她:“我不纯?”
“……”纯,比白开水还纯。
霍璟的眼神从她快要爆炸的胸上收了回来对她说:“能麻烦你出去下吗?我穿个衣服。”
纯纯轻笑:“你穿就是了,你有的我没有吗?”
她饶有兴致的将目光落在霍璟的脸上,这张略显青涩的脸庞,五官虽然干净漂亮,但脸色白得吓人,看不见一丝血色,加上左脸的红肿还没完全退去,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森冷之气。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无声较量了几秒,最终,霍璟扔掉毯子走下床,背过身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透过柜子上的玻璃,霍璟一直牢牢盯着身后的纯纯,她有些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一瞬不瞬的落在霍璟纤细的腰身和圆润饱满的t.un部上,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吐出。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不是女人惯抽的薄荷味,让霍璟心里闪过一丝抗拒,纯纯的眼睛像非洲密林中最致命的毒蛇黑曼巴,不停在她身上游走。
霍璟迅速穿上那套古怪的衣服,从玻璃中看见了自己怪异的造型。
一套正红色的绣花大袍子,可能是纯纯的尺寸,所以穿在她身上就跟八十年代的花被单罩在身上一样,特别在这深更半夜里莫名透着一股诡异。
她皱眉把半长的直发从衣领里拉出来回过头,纯纯已经收回观赏的视线将烟掐灭,霍璟卷了卷过于长的袖子说道:“这是什么船?”
“货船。”
“在我国海域内?”
“不在。”
“往哪里航行?”
这下纯纯没有回答,而是挑起眉梢有些傲娇的回望着她,大概对于她这种跟审犯人一样的问话方式很不满。
霍璟已经卷好了袖子抬眉问道:“有皮筋吗?”
她都不知道多少年没留过长发了,这头发让她莫名感到烦躁,随即她心里闪过一抹讶异,刚才竟然没发现头发怎么变长了?
纯纯丢下两个字:“没有。”
这下换霍璟盯着纯纯的波浪长发略微思索道:“西方人觉得船上有马和女人会带来不幸,远洋货轮上一般不会出现女人。”
纯纯放下j_iao叠的双腿,有些妩媚的用手撑在椅背上,眼尾微勾的看着她:“过去有女人没人敢上船,那是观念问题,主要原因是船上物资紧张,带个女人又干不了重活,还白白浪费资源,况且在男人堆里有个女人,出海个一年半载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因为我就是做这个的。”
霍璟瞬间反应过来,虽然表面上没什么表情,但眼里多了一层疏离,纯纯嘴角勾起讥讽的笑意:“怎么?看不起我?我满足空虚寂寞的船员怎么了?我也是靠身体吃饭,不偷不抢的,现在钱都不好赚,要不是我跟他们说可以把你留下来接客,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大概附近海域的大白鲨早就对你翘首以盼。”
说完她还不怀好意的对着霍璟笑了笑。
霍璟脸色微微发紧,但表情依然冷淡,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出现一声癫狂的吼叫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瘆人。
原本瘫在椅子上的纯纯迅速起身按灭了房间的灯,霍璟很机警的走到窗户边,与此同时那恐怖的叫声好像就贴着一扇玻璃,似乎…就在外面!
霍璟刚准备撩开帘子,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就听见纯纯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这船上没你想的那么太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长期抽烟的缘故,嗓子有点粗,温热的呼吸喷在霍璟的耳廓,让她不自然的收回手,和她拉开距离。
霍璟本就x_ing格淡漠,除了工作需要,私下不太喜欢和人j_iao际,更何况是纯纯这样和自己生活状态差距比较大的女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