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再为家姬(上)作者:青山卧雪

时间:2017-12-16 22:36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文案 怜宝是家姬,长得很狐狸精的那种。 上辈子十六岁那年入太子府,脑子不清楚被人坑了,背了一辈子的黑锅,最终挨了千刀万剐而亡。 好在这辈子她又回来了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怜宝,孟景灏 ┃ 配角:梅怜
 
 
文案
 
怜宝是家姬,长得很狐狸精的那种。
上辈子十六岁那年入太子府,脑子不清楚被人坑了,背了一辈子的黑锅,最终挨了千刀万剐而亡。
好在这辈子……她又回来了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怜宝,孟景灏 ┃ 配角:梅怜奴,赵连城,圆悟 ┃ 其它:
 
 
  第1章 锦绣帷里梦还生
  
  “嬷嬷,下雪了,真冷啊。”
  偏殿的门被推开,一个模样清秀,脸白光洁的太监迈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来,一边说话一边反身把厚重的门关紧,挡去扑进来的风雪。
  殿里只点着一盏八角琉璃宫灯,昏黄的光照着灯下袖手而坐的一个老嬷,老嬷脚下拢着一盆火,火上罩着一个金笼子,笼子上头搭着黑褐镶边滚着白狐毛的披风,她整个缩在一张四脚靠背椅上,听着响动,撩眼瞅了来人一下,“我算着时辰呢,还得一刻钟的功夫,不急。我虽是老了,眼黑耳背,新近又添了嗜睡的毛病,但事关太子的事我是一点不错的,太子还是爱胡闹的年纪,少不得我这个Nai过他一场的奴婢帮着多Cao点心,太子若说不要的,谁个也别想偷偷摸摸的留下来。龙子凤孙可不是阿猫阿狗都有福气生的。”
  太监嘿笑一声,没敢接话,在太子心里这个Nai嬷的地位可比他高多了。
  搓了搓冻僵的手,跺了跺脚,搬了个绣墩在火盆旁坐下,默不作声的烤了会儿火,才又想了个闲话,笑道:“这位梅姑娘,嘿,白瞎了。我估摸着今儿晚上也就是最后一晚了。”
  老嬷嬷哼笑,“打从太子懂人事起,这样的蠢货还少了?自以为聪明伶俐,却蠢事做尽,其实整个太子府的人都看着她呢,都拿她当个跳梁小丑耍,能撑半个月,也是她那身子那脸的功劳。一副狐狸精相,浑身冒Sao气,出身又低贱,这样的女人就是生来做花魁的命,千人枕万人骑。入了咱们太子府,被咱们太子享用了这些日子,那都是她前世的造化。我打小Nai着太子,太子什么心Xing我不知道,岂是能被这只小狐狸精迷住的。我最看不上这样的。”
  太监又是嘿嘿一笑,起身道:“走吧,该完事了。”
  老嬷嬷耷拉下眼皮,拖着音调道:“你这小太监啊。”
  太监嘿嘿一声,转身,抬脚便走。
  正殿,卧房,灯火通明,地龙把屋里烘烤的暖香融融,明黄帐子上挂着的玉龙流苏微微的晃。
  女子娇息,男子粗喘,令守在门外的宫女红了双颊,咬着唇,低着头,无意识的摩擦着双腿。
  倏忽,一声闷哼,一声尖叫,转瞬戛然而止。
  宫女提起的心倏忽也跟着放下,唇瓣微破,Shi了裤子。宫女羞愧,就那么无声泣出了眼泪,被及时回来的太监逮个正着,一个眼色便有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上来,捂嘴抬腿弄了下去,训练有素,一点声响都没有。
  “晦气。”对着偏殿的方向太监哼了一句。
  跟随的小太监还以为是说那个宫女晦气,双股颤颤禀报道:“禀总管,听着动静像是完事了,但太子还没要热水,也没让进。”
  “知道了。”太监也没当回事,他见过这位梅姑娘的身子,一身雪肤,婀娜有致,腰细如柳,臀丰似满月,从小又是被老花魁教导长大的,床笫功夫媚气的很,偶尔勾的太子晚了时辰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这位梅姑娘的所作所为每一件都是令太子厌恶的,顶了天也就是这几日了。若得太子心的,入府绝不可能是姬,最低等也该是个侍妾,就如和这梅姑娘一同进府的梅侍妾。
  姬,家姬,府姬,不过是个陪男人取乐的玩意罢了,且还不是只陪一个男人。
  待太子彻底厌弃了,这位梅姑娘也就废了。
  锦绣帐里,雄Xing麝香味熏的梅怜宝身软骨酥,她被压在一个强壮厚实的身子下动弹不得,一双眼睛迸Shè 仿佛要杀人吸血的光芒。
  “孟、景、灏!”一字一顿,字字绝望,双眸滚泪。
  一手掐着梅怜宝的下巴,太子孟景灏抹了一把自己火辣生疼的唇,一看,满手的血,还有一小块Rou皮,诧异过后便是笑了,皮笑Rou不笑,Yin森森的模样。
  “喝了孤的血,啃了孤的Rou,你还是第一个。”
  拍打着梅怜宝因情潮而晕染红润的脸,“敢咬破孤的唇,胆子大是大了,想是做好了死的准备吧。不得不说,那么些逗引孤的女人里,像你这么胆子大的还是头一份,你若想孤记得你,孤确实对你印象深刻了。”
  掐住下巴的手改为掐梅连宝的脖子。
  窒息感越来越浓,死亡仿佛就在眼前。
  双手双腿被制,也只舌头是自由的,梅怜宝想都没想,就那么猛吐了太子一口。
  看着太子右嘴唇下挂着的口水,那狼狈模样,梅怜宝冷掀嘴角,本该是嘲讽、怨恨、绝望的模样,配上她此时双眸含水,红肿莹润的唇,剧烈的喘息,那一双眼里像是着了火,野Xing、张扬、火辣,正是太子初见梅怜宝时的模样。
  太子愣了一下,改拍打为抚摸,倏忽轻笑,“终于聪明了一回。”
  一时之间竟是让太子忘了被吸血啃Rou的事情,反生了调弄把玩的心思,缓缓松开那只掐住梅怜宝脖子的手。
  还可以再留她几日,太子如此想。
  在阎王门前徘徊了一圈,大口大口的吸食空气,望着眼前的孟景灏,梅怜宝心鼓雷动,眸子乍然睁大。
  眼前的孟景灏是龙章凤姿,意气风发的模样,而不是瘦小枯萎,脸部有腐烂斑块的模样?!
  怎么会呢?太子明明已经被圈禁了,明明因为吸食芙蓉花粉而坏了身体,骨瘦如柴,脸上和身上有腐烂紫黑的斑块。
  可是现在的太子……脸上光滑如玉,一丁点伤痕都没有,还有他的身体,身体也是强壮有力,胸前肌Rou虬结。
  这不可能,皇帝遍请名医,所有大夫都说太子药石罔效,只有等死的份!
  还有,太子的头发,太子的头发明明变白了,而现在却是乌黑如瀑。
  又是震惊又是恍惚,梅怜宝情不自禁去抚摸太子的脸、肌Rou和头发。
  而这些抚摸弄的太子痒到尾椎骨,不禁情动。
  “你……”梅怜宝满心的疑惑,满心的震惊,待想要问,又不知从哪里开始问。一开始再见这张脸,她忘记自己还在受千刀万剐之刑,只是见了这脸便想吃他Rou喝他血,故此,在他没掰开她下巴之前,她狠狠咬了他。
  而现在,她终于可以感受现在的处境,鼻子里闻到的是浓郁的麝香味,身子下躺的是柔滑的丝绸,头顶是明黄绣着龙凤纹的帐子。没有行刑台,没有刽子手,更没有被扔在地上,她一片一片的血Rou。
  这……是死亡前的梦境吗?原来在梦里她依旧舍不下这个男人。
  梅怜宝偏过头,无声惨笑。
  “孤什么?”抓过梅怜宝的手,用她的手心抹去脸上的口水,笑意昂然,“孤承认,你此番模样确实令孤蠢蠢欲动,兴致高昂。现在乖乖的伺候孤,让孤尽兴了,说不得就多宠幸你几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